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謂的霞棚就是日本房間內的交錯格板

要參觀離宮得先預約,基本上只要到京都御所就可以把這兩處都搞定,這是巫婆和sakura jane花了一個早上和京都市役所裡的公務員們雞同鴨講的結果,有機會寫到京都御所時再解釋吧!

在京都的時候,巫婆每天都六點就起床,實在不是巫婆勤勞而是sakura jane的功勞,所以我們每天都很早就出門,之所以要很早出門的一大原因是:巫婆超會迷路。

到修學院離宮的那天當然也不例外早早出了門,等到順利到了修學院站下車,巫婆都不敢相信怎麼這麼順利,修學院算是個小站,巫婆和sakura jane開始在車站旁的地圖研究起來時,剛好有站長經過,於是巫婆問他:「修學院離宮怎麼走?」站長先生原本應是想解釋參觀離宮需要先預約吧?因為他一直問巫婆確定要去離宮嗎?後來巫婆想到了,馬上跟他說:「我們有預約!」站長先生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八成是想能把日文說的如此支離破碎的傢伙還知道要預約喔!?而等到巫婆聽懂路怎麼走,地圖也拿到手的時刻,原本只有站長一人的「指路小組」也變成了三位歐吉桑在巫婆身邊比手畫腳,日本人其實還蠻親切的啦。

站長先生給的地圖 其實很可愛滴

走沒多久,巫婆和sakura jane發現修學院真是個小地方,離預約的時間也還早,我們決定先去曼殊院。誰知站長先生給的地圖雖可愛卻不實際,巫婆沒多久就開始迷路了,忍不住問了路上碰到的太太,沒想到這位遛狗的太太原本只是口頭指示方向,後竟因擔心巫婆迷路到底,硬是帶巫婆和sakura jane走了近20分鐘的路,把我們帶到了曼殊院的參拜道入口,讓巫婆和sakura jane真是感動到一個不行!

帶路的好心太太 因為不好意思 所以只有背影囉

 

曼殊院不大,我們到的早,還在門口坐了十幾分鐘等他九點開門(巫婆還利用時間寫明信片給巫婆的english teacher咧),裡面的庭院精緻小巧,書上說跟桂離宮相彷,剛好彌補沒去桂離宮的遺憾。巫婆在這裡買了一本小小的般若心經,賣書的小姐一直問巫婆懂不懂心經?巫婆跟她聊了一下,她說她也很喜歡心經,每天寺院未開前她都會大聲背頌心經做早課,巫婆則是喜歡抄寫心經,她一直說:「厲害!」大概是漢字對他們來說還是蠻難的吧?最有趣的是,她還以為我們在台灣都是說英文的呢!

曼殊院內的房間

離開曼殊院後,我們走到修學院離宮門口(還好路上又碰到兩個婆婆同行),檢查過預約申請書後,我們開始修學院離宮約一個小時的參觀行程。

離宮內有一大片水稻田

這裡參觀的人和京都御所不同,全是日本的歐吉桑和歐巴桑,解說也都是日文,雖然聽不很懂,但建築極有風味,景色也美,對巫婆來說是此次京都行裡的驚喜發現之一。

希望有機會能秋天或冬天的時候再去一次,景色應該大大不同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月買書的 money 好像真的超過 5000大洋了耶!不過今天買的「1001 Books You Must Read Before You Die」可是巫婆怎樣都不會放過的「收藏書」。書裡除了1001本書籍的簡介外,還有作者的介紹。書目也非常新,2005年的書就已有收錄,大量精美的照片和書的封面也很吸引巫婆。雖然不可能這1001本書都看過一遍,不過有機會就讀讀簡介也很不錯。

封面很清閒

封裡很驚悚

因為工作的關係常會接觸這些古典文學或現代小說,雖然不可能知道所有書在說什麼故事,但是巫婆還是會很好奇,而且多知道一些,對工作也很有幫助的。

最重要的是書裡有收錄巫婆的最愛「The Outsider」和「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和「The Little Prince」,還有Camus的照片。

camus 在巴黎街頭

哎!真是超滿意這本新歡哪!不過,即使林志玲也沒有十全十美滴,這本1001當然也一樣,它有個缺點就是:跟磚頭一樣重!巫婆想躺在床上讀它根本是 mission impossible,所以以後得乖乖坐在書桌前「研讀」啦!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參觀京都御苑的人幾乎全是阿度仔 所以是用 english 介紹滴

伏見稻荷大社的鳥居

二條城  難得兩隻都穿 pink

真的想數數巫婆乖乖擺 pose,照張人模人樣的照片…哈!不超過10張。

Sakura Jane也好不到哪裡去,還被巫婆硬逼著當活道具…

巫婆本來就不愛拍照,因為長得醜嘛,可巫婆忘了問Sakura Jane 愛不愛拍照,不然好不容易到了京都,卻沒有幾張到此一遊的美麗倩影留念,不知道 Sakura Jane會不會說:下次不和巫婆出國走路了。那巫婆就慘囉!

錦天滿宮…一路都在摸牛…沒辦法巫婆缺智慧

在鞍馬還沒開始爬山,所以還笑得出來,待會就知道囉!

請參照 '' 美麗卻險惡的鞍馬與貴船 ''


最呆的一張,happy ending 囉!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巫婆真的不知道,學姊有沒有覺得送了個不識貨的豬頭呢? 不過經過大家的「諄諄教誨」,我真的知道這兩罐捲心酥的珍貴了,真的,我發誓!

以下要重現一下ㄚ皮皮跟巫婆的對話,看了學姊應該會很感動吧?

ㄚ皮皮要下班了,上來吃捲心酥,順便聊家常。

打開罐子,「哇很香!」皮皮先讚美一下,吃第一根:「喔!真的好吃!」

「對啊!真的很香,難怪有名。」巫婆說。

「你真的不知道這家?我們上次都訂不到……妳學姊真是個好人。」

「嗯!學姊本來就很好ㄚ,你們有吃的人要到學姊的部落格上say thank you 喔!我留一罐牛奶的給大家吃,巧克力的帶回家囉!」

「啥米! 學姊給妳 罐!巫婆,妳學姊是個 好人。妳要慢慢吃喔!今年吃完要明年才有機會吃了…」

學姊,找時間出來吃飯,讓學妹請客報答妳的恩情吧。吃日本料理好了,巫婆想喝燒酌,咱們來個不醉不歸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直到上個禮拜吧,巫婆在中時看到一篇文章「中年男孩愛生活」,看完巫婆想:真的找書來看看吧。因為我想看看一個願意照顧病重父親的男生,會寫出怎樣的書呢?

自己曾陪著爸爸在醫院那麼久的時間,知道那是很辛苦的負擔,很少人願意這麼義無反顧的去做這件事。記得在護理之家,巫婆家人算是最誇張的家屬了吧。一年的時間,我們是每天到醫院的。巫婆和巫婆弟抽痰的技術可是連護士都自嘆不如呢。記得我們隔壁病房的伯伯是中風,有個外籍看護照顧,他們家人是租一整間病房的,一個月的花費少不了七八萬塊,但巫婆只在過年時看過伯伯的家人來看他,有錢不見得有情的。而這在護理之家裡不是特例。

我想這個男生應該真的很愛很愛他的父親吧?也很羨慕他住的地方可以遠眺父親沉睡之處,因為這樣,這次巫婆不再錯過「到不了的地方就用食物吧!」

說實話,書裡有好多地方真的讓我很感動的。例如寫到夢到爸爸的那段。他說不能再有撒嬌的權利了,讓巫婆想到爸爸,真的很想很想他。這次到京都玩還買了筷子回來給爸爸,雖然知道他不在,但總想要回家後可以在上香時跟爸爸說聲:「我回來了,有買禮物給你喔!」

書裡的兩個男生在旅行的當時都處於單身狀態,關於近中年尚未安定的心情也有些描述。巫婆想到前陣子跟好朋友的對話。這個女生與男友戀愛多年卻遲遲不結婚,巫婆很關心,也希望他們早日有結果,那天女生被巫婆問煩了,反問巫婆:「老是說我不負責任,那你呢?」巫婆的想法是:不想結婚就別談那麼久的戀愛,對於這樣的關係兩個人都要負責,因為在某個彼此知道要有未來的時候,談戀愛的雙方就像簽了契約,契約簽了就該履行吧?巫婆跟櫻桃妹說了這件事,櫻桃妹說:「你應該是不想負責所以不開始,如果你開始談戀愛,我想你會負責的。」

巫婆覺得年紀真的會影響很多事,很多感覺,很多想法。巫婆還在不想長大的心情下,卻猛然發現自己不再有撒嬌的權利,而且漸漸覺得「安定」是個好名詞……也許該再重看一次,畢竟是本旅行的書,而「旅行」對巫婆來說應該是更有吸引力的「動詞」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搬書」也是每天得做的工作,不論是拆貨、上架、下架、退貨,都要搬書。猜得出來書有多重嗎?說件實際發生過的事。有一次羊兒妹退了書,然後打包好(別懷疑,這都是我們必須做的工作,而且都是獨立作業),放在退貨區等貨運公司來載。結果那天貨運司機拒載-因為那一箱書「太重」。羊兒妹有點小小埋怨:「我好不容易塞成一箱的耶!」巫婆則取笑她:「你該跟司機老大嗆聲:『我都搬得動,你怎這麼遜?』」

常常到的貨是一個人抬不動,要兩個女生合力才甩得上推車的大紙箱,一天可能是十幾箱乃至幾十箱的書,天天跟這些「商品」奮鬥也是我們的工作的一小部份。

更別提每天一上班就要「收銀結帳」、「查書補書」、「代客訂書」、「整理書架」、「幫客人查書」、「幫客人找書」、「幫客人介紹書」……上述的每一個動作,巫婆都可以洋洋灑灑的寫篇文章出來滴!

舉個例:「展示商品」。如何展示商品?把書擺出來?沒錯!但是「怎麼擺」是門學問。擺設的形式與展示的內容都需要思考的。這門學問很深,巫婆還在學習中。最近和櫻桃妹除了例行的書展外,我們嘗試了幾種新的方式。

一個是現代文學「單一作者」書展,這個月做的是奧罕‧帕慕克。一個是古典文學書展(我們也採取以作者為主題),這個月是莎士比亞。還有單一推薦書,現在是 March還有熱門書,現在是「世界是平的」和「追風箏的孩子」。

這些書不是擺出來就可以,如何呈現也是問題。例如 March 是作者研究「小婦人」之後寫出的作品,所以我們是連小婦人作者的作品一同展示。「世界是平的」和「追風箏的孩子」則是中文版、英文版擺一起。而莎士比亞則是展示所有作品的英文版。而這些工作,巫婆還是得說:「它真的只是我們工作的一小部份而已。」

不知道這樣的描述,是否符合一般人認為的「一個書店店員」的工作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面這兩隻似鳥非鳥似人非人的玩具是櫻桃妹和大熊先生送的。他們叫「尾黑」、「尾白」。是妖怪(看得出來吧?)為什麼 sakura jane喜歡妖怪?自己去問她。那尾黑、尾白哪裡冒出來的呢?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看看今市子的漫畫-百鬼夜行抄。好看的啦!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2 Sat 2006 00:00
  • 漫漫

Kiki和花花的合照。他們倆可是巫婆和sakura jane從日本抓回來的喔!

DOBULE A&D 來插花囉           

DOBULD A&D 說要和漫漫跳個天鵝湖

拍照過程丸子也一起來玩,這一對的戲碼是國標舞

瞧漫漫多受歡迎

要知道漫漫在四樓可是人氣王呢!好多人都說他可愛的咧!連櫻桃妹家的大熊先生三不五時也要來和漫漫、KIKI玩一下的喔!是不是魅力無法擋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等了好久,肚子好餓…菜終於來了。

開動囉!

拍照留念

舉杯祝賀大眼妹終於畢業而且馬上找到工作,雙喜臨門喔

甜點來了,已經有人準備投降…好撐喔

吃飽了!桌上一片杯盤狼藉

團體照 珍重再見

每次送走一位工讀生,巫婆就有「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的feeling,想大眼妹妹也在咱們家待了兩年耶!祝福她工作順利、戀愛順利、一切心想事成囉!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2 Sat 2006 00:00
  • U2

其實說回到原點並不公平,也許 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 U2 所有專輯中像 The Joshua Tree 的一張,但兩者並不完全相同。。在不斷測試自己的的過程中,Bono的嗓音越發成熟、團體的默契更加契合,巫婆覺得 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 的成功不過是多年努力後收割的喜悅時刻。

ㄚ皮皮曾對巫婆說:「你怎麼那麼愛 U2?」巫婆想在某種程度上我和 U2 是相同質地的東西-對自己喜愛的東西願意投注精神與時間,願意嘗試,願意接受挫折,願意發現事物的不同面像…,所以喜歡每個專輯帶給我的感覺,喜歡與否不重要(不過 Bono 的聲音與歌詞常叫巫婆感動不已),重要的是在等待的時間裡,我成長了,U2 也不會原地踏步,有種一起向前的感動吧,所以 U2 是巫婆的最愛。

「這輩子最少要看一次 U2 的演唱會」這始終是巫婆的心願之一。雖然粉想飛到愛爾蘭去看,但是好像很難實現。如果U2在日本東京巨蛋開演唱會,巫婆應該會排除萬難一嚐宿願。但如果在美國或歐洲等地,巫婆雖然想去又怕怕耶!尤其看了讓人熱血澎湃的「live from SLANE CASTLE」的演唱會 DVD 後。這是 U2 在愛爾蘭的 SLANE CASTLE 的戶外演唱會,現場數萬人,男生爆多,想巫婆不到一米六零的個子,可以在這些人高馬大的阿度仔包圍下,看到什麼鬼?令人懷疑。再者,巫婆超怕阿度仔身上滴「異香」,不知道會不會還沒開始就被薰暈了??不過每次看U2的演唱會DVD就好希望「置身其中」喔!有沒有人想跟巫婆一起去朝聖啊?

 

這張獨一無二的照片是犀牛妹妹給的。上次她去美國玩時,隨意照街景,結果Bono就入鏡了。那次巫婆看完犀牛妹妹的照片後便向她要這張照片,記得當時sakura jane還說:「我也有看照片啊?怎麼沒看到?」犀牛妹妹則是說:「早猜到你會跟我要這張!」

唉呦!我就是愛Bono & U2 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老爸被醫生判定是植物人,我們送他到安養院照顧時,醫院的護士阿姨不只一次跟巫婆說:「怎麼年紀不大就這樣?」直到看到老爸的病歷,阿姨們的表情才精采呢!所以,巫婆總當這是老爸留給我的禮物。

人家都說「女兒是先生前世的情人」,我覺得我是爸爸幾輩子的女兒。我與父親長得並不相似,但是不管是媽媽或是舅舅阿姨都說我極像父親,神情、態度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父親極疼愛我,記得他在醫院時,我們家人是每天都要到醫院陪他的,一年的時間,父親從未真正清醒過,也不能開口說話。但是他認得我。只要我下了班進了病房,坐在床邊叫他,他一定轉頭看我,只有我,其他人不管是媽媽或是弟弟,爸爸常常是沒有反應的。

老媽常說我家老爸命最好,一輩子有她照顧,爸剛走的第一年,我們幾乎是每個月到山上去看他。巫婆很感激媽媽一直到最後都沒放棄爸爸,讓爸爸很安詳的走。有個說法:身上有紅痣的人好命。老爸的身上就有很多很多紅痣。而在老爸走後,巫婆發現自己身上也冒出許多顆小小的紅痣,老媽說:「怎麼這也跟你老爸一樣?」巫婆也把這當作老爸留給我的禮物。

以前總不敢去想在爸爸發生車禍的那一剎那有多痛苦、多可怕、只能專注眼前盡力照顧他、安慰媽媽。爸爸走後,有一陣子巫婆心裡很慌,常不由自主想到發生在爸爸身上那些可怕的傷、危險的手術……,常常睡不好。直到一晚夢見爸爸,夢裡爸爸的頭是凹了一半的,就像車禍手術後一樣,但他站著,臉上帶著大大的微笑看著我。很奇怪,那一刻我知道他來看我要我安心,雖然爸爸還是沒說一句話,但我就是知道,那個夢是如此清晰啊,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這也是老爸留給我的禮物,雖然我不曾再夢見他。

父親節過了,還是很想念他,也會一直這樣吧?尤其是,當有人跟巫婆說:「你看起來只有20歲!」的時候。。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此每天巫婆要聽到N次:「小姐你們英文字典哪一本賣最好?」「請問是什麼年紀的人要用的?國中、高中還是大專?要什麼程度?什麼功能?需要英英、英漢,還是英漢就可以……」「怎麼那麼麻煩?哪一本賣最好我就買那一本!」

這絕對不誇張,連「新新」學子來買考GEPTTOEIC的書時,都可以站在書架前不動如山的問:「小姐你們這裡考TOEIC的書哪一本賣最好?」-說是「新新」學子而非「莘莘」學子乃是因為他們常是一副「蔡依琳」附身的打扮,尤其是指甲,如果你真的跟她說:「這本、這本、這本!」十之八九五分鐘後她就來結帳了,然後迅速離開,一分鐘也不願多待。

就算工具書要口碑無可厚非,看小說總不必了吧?非也!非也!巫婆隨便去中文部幫個忙都會碰到人客用懷疑的口吻問:「你們沒有排行榜喔?」中文部老大不堪其擾所以現在已經製作了暢銷書的排行榜。至於我們英文部的排行榜呢?因為老大是我,所以沒有。但即使沒有還是有人問,前幾天巫婆就碰到一例經典的,實在很想碎碎唸一下。

話說這位人客之前已問了一些問題,就不再贅述,不過從言談中可知道他非常重視現在流行什麼,所以當她說:「你們最近賣的最好的小說是哪幾本?」時,巫婆一點都不驚訝。「Life of piThe kite runnerThe shadow of the wind」巫婆回答。「在哪裡?」客人問。於是帶她到小說區,剛好我們站立的小展示區放著Life of pi,巫婆指了指書:「這本。」這位客人於是看著書的封面不動,就在巫婆開始懷疑她有透視力,不用翻書也可以閱讀的時候,客人問:「這本書寫什麼?」拜託!是你要看不是我要看好嗎?可別這時候跟我說英文爛看不懂。雖然很想不理她,但我還是在工作中,只好說:「嗯…裡面有一個男孩、一隻胡狼、一隻斑馬、一頭獅子,還有一艘船。」嘿!我可沒有不專業,小說要自己看才有趣啊,連翻都不想翻,看的下去嗎?

不過巫婆想如果她發現那本書出現在國外的暢銷書排行榜上,也許就砸錢買了也不一定。Maybe我也該搞個排行榜……在商言商,年終獎金還是得自己掙哪!

其實巫婆從來不認為喜歡閱讀就高人一等,反而覺得我們對閱讀這件事附加了太多期待。巫婆不喜歡的是「不用心」這個部分,我一直相信只要是真心喜歡,就會想要知道更多,那個追尋與發現的部分才是最棒的,可是很多人都不願意去找出自己的這個部分,凡事只要和別人一樣就好了,真的討厭排行榜,其實是討厭這樣心態下產生的東西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覺得「閱讀」是件很個人的事,昆布在移動書房裡提到:讀書是個漫長而複雜的經驗,有點像從事自助式的長途旅行。我也常這麼覺得,下一個將到達的地點,線索也許來自現在手中攤開的這本書,永遠不知道旅程中有什麼驚喜或挫折在等待著,但是冒險好奇的天性將不斷驅使你努力前進,一切只為那未知的喜悅。

沒錯!巫婆覺得喜歡閱讀的人,該是有旺盛好奇心、積極冒險天性的人,所以我一直很討厭「暢銷排行榜」這個東西。巫婆曾經連續三年拿著金石堂的暢銷年終排行榜努力尋找家裡書架上的書有幾本進榜了,但…一本也沒有,連續三年!

巫婆並不是不買書的人,每個月用在買書的money都是以千元以上計,從開始工作以來就如此了,連續三年檢視金石堂的暢銷書發現,其實書的變化不大,甚至很多書連續三年都在榜上。

並不是否定排行榜的存在價值,畢竟它的確是一個參考值,某個方面它是一個很好的入門工具,但叫巫婆感嘆的是太多人不思考自己喜歡的什麼、感興趣的是什麼,一味追求流行,我們的「一窩蜂」文化從來不曾消失,所以誠品的排行榜削弱了「誠品」所代表的獨特性。

前陣子看到一篇劉黎兒的文章,談到日本有個書店「東京堂」的排行榜,呈現出該書店讀者獨到的閱讀品味,讓許多愛書人可以安心,因為並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只讀「哈利波特」或「達文西密碼」。還有個排行榜是由書店店員票選出來的推薦書……好期待someday在這裡我們關於閱讀也可以有這麼多種「選擇」。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本上「お菜」所指的是在百貨公司或商店街營業的配菜店,有些像我們的自助餐店。但是日本人分工精細,這也表現在這些商家的營業方式上,根據巫婆逛了兩天的經驗,幾乎每家都只賣一或兩樣東西(除非是便當店),例如賣可樂餅的就全部是可樂餅、賣飯的就只有飯……,不過可別因此小看「お菜」喔!可樂餅口味眾多,好吃到爆。賣飯的那家有梅子飯、木耳飯、糯米飯、壽司飯、紅豆飯…變化萬千,叫人目不暇給呢!

記得巫婆去的是sogo的美食地下街,在三之宮車站附近,離巫婆住的旅館不遠。

第一天從淡路島回來,本來想晚上到明石大橋欣賞夜景,但天快黑時下了大雨,天氣變得有些冷,巫婆和 sakura jane 穿得單薄,於是放棄夜遊計畫,直攻地下美食街。我們運氣不錯,一下去就看到眾多「お菜」在像我們招手,真是色香味具全,而且又非常滴やすい,真是讓我們兩隻走了一整天的苦力食指大動,快樂的選好了晚餐,拎回旅館享用。

 享用完上面的佳餚後,巫婆和 sakura jane 決定「明天再去」,因為 どてもおいしね   

第二天,巫婆發揮迷路的本領,到了地下街去找不到前一天買晚餐的地方,舉目所見都是「甜點屋」:蛋糕店、和果子店、麵包店…,無奈先買了布丁和蛋糕,然後巫婆抬頭一看「お菜」的招牌不就在那兒嗎?於是拉了sakura jane往箭頭所指處,終於順利買到好料的。

                                飯的口味是梅子飯

                                    涼伴生牛肉好好吃喔

其實買「お菜」的配菜除了好吃、便宜外,還有shopping的樂趣,而且兩個人分享,可以吃到更多樣的東西,對巫婆來說「お菜」實在魅力無限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