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雨季來了,澪也真的回來了,但是失去記憶的澪讓所有的事情有了新的開始,巧一直覺得自己沒能讓澪幸福,所以在澪重新回到身邊的時候,嘗試隱瞞許多事情(例如他的病),真正做到保護可以澪和佑司的好丈夫與好爸爸,只是隨著時間的行進,該被發現的事情還是逃不過。記得巧在把自己的病告訴澪之後對他的醫生說:「一切又回到了原點。」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在故事最後澪說到:「在這個雨季我重新愛上了你(巧),這是多出來的時間。」

這就是這個故事迷人之處。失去記憶的澪仍然愛上了巧,而巧也證明不管是什麼樣子的澪都是他的唯一。意思是不管重來幾次,他們的選擇都不會變,就像澪說的:「我的幸福是和巧一起活著。」

記得剛看完冥王第一集的時候,和櫻桃說過不喜歡冥王的原因是:「總會想到為什麼人這麼怕死亡?」人類之所以發明許多東西最大的目的在延續個人的生命。所以也許未來的世界裡,「人」不見得是「肉」做的,也許除了腦袋以外全部是人工的東西也不一定。這樣的「人」還是人嗎?這樣的「我」還是我嗎?我們的生命果真如此美好,值得用盡各種手段只為了活下去?

人類害怕死亡是因為它「未知」,我們對於未知恐懼所以恐懼死亡;而我們希望生命可以重來一次是因為「貪婪」。對「已知」的不滿足,所以希望重來一次。但是重來一次的機會若要選擇不曾走過的道路,不是一樣要面對「未知的將來」嗎?

如果可以選擇重來一次,我寧願選擇一切不曾發生,這個世界不曾有我,也不需有我,這是我最期待的開始與結束。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給深愛的你」時,最喜歡的角色分別是男女主角的爸爸媽媽,反而對於男女主角的煎熬掙扎有點給他視而不見。

哪知那天一不小心在電視上看到「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之後,巫婆就給他沉迷下去了,因為我喜歡男主角,也覺得女主角很可愛(以前看她演的日劇就蠻喜歡她的)。然後看著看著,喜歡上男主角和女主角在一起的感覺,雖然這真的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也沒有美好的結局。但是我很喜歡劇裡的每一個場景。巧和澪住的房子,還有澪的母親的家種滿了巫婆最喜歡的美麗繡球花,小鎮的圖書館(是職業病的關係嗎舉凡日劇裡跟書店編輯作家有關的戲即使不怎麼好看巫婆還是會看完,像 いつも ふたり 就是不好看,可是劇裡的書店氣氛太棒……。

其實之前巫婆曾經翻過原著小說,但是看不懂。很佩服編劇可以把它改成一個這麼完整而美麗的故事,感動於巧說過:「對我來說澪是唯一,誰也不可取代。」感動於澪說:「我的命運就是和巧結婚,生下佑司,在佑司六歲的時候將離開這個世界。如果不和巧結婚,也許我會有不同的人生,但是不管我活幾次,改變幾次,我都會做相同的選擇。因為我的幸福是能和你一起活著。」

因為相信彼此是自己的唯一,所以義無反顧,即使知道要有許多痛苦也不退縮,這就是純愛嗎(純粹的愛是可遇不可求的吧?或者說這是人們幻想出來其實並不存在的夢幻呢

いま、会いにゆきます日劇的官方網站

http://japan.videoland.com.tw/channel/ima_ai/default_002.asp

超會賺錢的日本人把劇裡出現的繪本真的發行了喔!

http://www.alived.com/ima/picture.html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作的英姿

然後星期一的時候「米那桑」看到巫婆家的牛車全都傻了眼,於是在「有為者亦若是」的魔力驅使下,今天一樓的維尼君把他們家的書車改造出「幾米風」囉!

維尼君說要強調他們家都是廢物利用的Good Idea 喔

現在就要看犀牛家和sakura jane家要如何化腐朽為神奇囉!超期待的。若是平常大夥大概不會玩這麼瘋吧?

除了靠「買書」減壓,巫婆和櫻桃還有兩個提升士氣的法寶。一是腦力激盪想新的主題小書展,玩書展佈置(櫻桃妹可是佈置高手)。還有一個是玩「排班表」,所以我們家的班表絕對是獨領風騷滴。

算算巫婆的上班時間可是長的嚇人咧!平常早上930打卡,晚上630才下班;加班時可是得從早上930一直撐到晚上10鐘喔!而且一個禮拜七天有三天是加班的呢!不做點「無聊」事,怎麼會有上班的好心情呢!最慘的是巫婆沒班表就搞不清楚何時放假……唉…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巫婆其實是個食古不化的傢伙,所以碰上這種「腦袋裡不知道裝什麼」的人,更是特別感興趣,所以當去年馮光遠又出現在中國時報的「三少四壯集」時,巫婆真的是滿心期待呢!而馮光遠果然風采不減當年,每個禮拜六都叫巫婆開心的咧。

今天叫巫婆望穿秋水的集結成書的作品終於上市了,書名也很響亮「本文作者為國寶級白目」,真的是一本超白目又很寶的書喔!現在每天看一篇大笑三回可是巫婆的最新娛樂呢!

本文作者為國寶級白目內容簡介

馮光遠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專欄寫的一些東西,終於整理好集結出書了。他這次化身成為著各種身分隱藏在你我之間,透過他的觀察,用搞笑的字,幽默的口吻,把各種小人物的行為,表演的栩栩如生。,或許出現在是好笑,也是嘲諷,但就是不能太認真,否則就失去他搞笑的意義。

本文作者為國寶級白目作者簡介

馮光遠

現任 中國時報文化中心主任

曾任
中國時報主筆
時報周刊副總主筆
青少年網站Y邦(YBomb.com)總編輯
電影《喜宴》編劇
中國時報娛樂週報總編輯
「給我報報」總編輯
金石堂書店行銷創意總監

著作
《50/50》攝影 (網路與書出版)

馮光遠和他的「給我報報」

http://atj.yam.org.tw/mw0568.htm

http://epaper.pchome.com.tw/adm/brief_left.htm?s_code=0010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銀閣

銀沙灘

真的十分好奇如何讓那個沙灘維持這千古不變的姿勢,這是巫婆關於京都的第二大疑問,第一大疑問是跟三十三間堂的觀音有關(又是觀音?),如果有機會寫到那裡再說吧,賣個關子先。不過銀閣那佛寺造型的建築,感覺極優雅莊重,是巫婆覺得很棒的建築喔!

除了美麗的「銀閣」外,銀閣寺的庭園也是很有名的。銀閣寺的庭園是以「苔寺」庭園為設計的藍圖,共分上下兩段,下段是池泉迴遊式庭園,上段是枯山水庭園。懶惰的巫婆每次都只在下面迴遊一下就算了,因為實在對看起來都大同小異的庭園看不出啥名堂…。

但是不可否認,對於巫婆在京都看到各種「大同小異」的庭園,日本人是付出許多心思與努力在維持的,也正因為如此,京都在四季都有不同的美麗風情吸引著無數的觀光客,這真的並非能不勞而獲的。

以銀閣寺為例,他們在庭園一角擺著「苔」的展示。所有庭園裡的苔類分成「大切な苔」與「邪魔な苔」兩大類。日文的「大切」意思是重要的、珍貴的;而「邪魔」看字就知道是來亂的嘛,所以他們會把「邪魔な苔」拔掉,留下「大切な苔」。

邪魔苔還分兩種喔 ! 上面是小麻煩 下面的是大麻煩

 

說實話,在巫婆看來這一堆苔長得全都一個樣,像銀閣寺那麼美麗的「草地」若要像他們所展示的那般工作,一定得花費許多功夫吧?但是巫婆相不相信日本人真的會這麼做?答案絕對是肯定的,就像十年前一絲不茍的銀沙灘至今仍不變一樣,銀閣寺的「草地」在多年後仍美得叫巫婆讚嘆不已!

東求堂 歇山式建築 春秋兩季才特別對外開放

也許就是這「看得到的堅持」讓巫婆佩服吧,所以即使是要付費才能入內參觀的景點,巫婆仍乖乖掏錢,因為巫婆知道這些美麗的風景並不是憑空出現的,在這背後有許多人認真的付出他們的努力,所以在享受這些美麗的風光的同時,巫婆願意付出些小小的心意。

兩位修剪樹木的工人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佩服劉老師的勇氣與執著,有了「有想要做的事」便努力的去嘗試、去執行,最後得償所願,完成了自己的夢想,這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但如果有了「有想要做的事」卻沒有去做,那就一定會後悔嗎?巫婆自己的答案卻是:不一定。

幾年前(好幾年前),巫婆因為工作倦怠感發作,有陣子很討厭上班。那時候我家老爸正迷樂透,一天巫婆開玩笑的說:「老爸,如果你中了頭獎,資助我去日本唸書吧!」記得老爸當時笑呵呵的說::「沒問題!沒問題!」話題就此結束,卻沒想到幾天後,老爸找了時間一本正經的問巫婆:「你真的想出去唸書嗎?」巫婆當然想,而且巫婆自己也有存款,當然沒法像劉老師一去六年,但念個兩年書是勉強可以的。

確認巫婆的意願後,老爸嚴肅的說:「我想了好幾天,如果你真的想去,我先拜託認識的日本朋友教你,好好的把你的日文加強,讓妳先到她家住個幾個月,然後檢定考試通過了,再去申請學校,學費妳自己付,生活費家裡想辦法每個月匯給你……」聽到這裡,巫婆的眼淚就啪答啪答往下掉。

巫婆是在爸爸42歲的時候才來到這個世界上當他的女兒,我們家經濟狀況並不好,巫婆媽常說當巫婆是小baby的時候很可憐,因為沒錢買奶粉給巫婆喝,所以長得小小、瘦瘦、黑黑,老爸的朋友看到醜不拉嘰的小巫婆都是一副「大驚失色」的模樣。

雖然後來經濟狀況比較好一些,沒小時候慘,但是老爸年紀一把了,還是每天工作,更不用說巫婆媽總是每天早出晚歸的辛勤工作了。但老爸很疼我,不管我想做什麼,他總是支持的,這是巫婆最幸福的地方。老爸老媽無條件愛我,不會因為我沒有賺很多錢而少愛我,也不會因為我聽話就多愛我,他們愛我-只因為我是他們的小孩。

最後巫婆沒去日本唸書,因為我捨不得老爸。一直一直,我沒後悔這樣的選擇,因為我可以多陪老爸幾年。雖然巫婆並沒有像許多人一樣結婚了,沒有賺很多很多錢錢,沒有一點點的成就,整天還是愛耍賴撒嬌,但我知道老爸希望我留在他身邊,我很高興自己這麼做了,所以我相信老爸是快樂而滿足的離開我們到天上去的。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包好的樣子

書套正面

書套裡面

「東京閱讀空間」談的是東京的大小書店,還有跟書香最搭配的有咖啡香的咖啡廳,設計就完全來這套。封面的那張紙活脫脫就是巫婆在日本血拼時,最愛的那張紙嘛;而且因為介紹的是「歐夏蕾」的 Book Cafe,設計的顏色採用十分亮眼的粉紅色。真是讓巫婆覺得不買對不起自己啊!

乍看之下以為是封面的封面

真正的封面有安迪沃和的顏色

不管內容,只是瞧了瞧封面就下手的巫婆,不知道算不算任性又敗家呢?不過這本書除了「面子」好看,「裡子」也很棒呢!看完真想包袱款款去東京逛書店喝咖啡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歲時看村上春樹,覺得他的小說真的是「輕小說」,好像只是寫些生活裡瑣瑣碎碎、雜七雜八的事,看著看著故事就結束了,一點份量也沒有。對當時滿懷雄心壯志,視「杜斯托也夫司基」、「卡拉馬助夫兄弟們」、「戰爭與和平」等磚塊書為經典的巫婆來說,劇情錯綜複雜,情慾糾葛掙扎的小說才是真實人生,是因為那樣的世界離自己還很遙遠吧。

30歲重看村上春樹,漸漸有些懂了,有時候「書的重量」並不取決於它能反映多少真實人生,「經典與否」並不在於呈現多少人性的試驗與掙扎,有時候隱藏於書裡的黑暗驚悚更甚於明目張膽的謀殺。

對巫婆來說,村上春樹書中的黑暗是一種引人跨界的邪惡誘惑,那是一種人的內心深處與生俱來的毀滅力量。人們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留在光明而安全的一邊,但確切知道的是自己禁不起試驗,而且明白一旦越過那條界限,一切就再也回不來了,那麼界限的另一邊是什麼呢?是深不見底、無止無盡的絕望。

沉溺黑暗是人類的本能吧?但有些人能清醒的拒絕試鍊,全身而退。有些人喜歡賣弄自己的聰明、挑戰自己的定力,成功者能停留在安全的一邊,失敗了就要墜入黑暗深淵。無知的人就要看它祖上積德與否囉!

為什麼談到村上春樹?村上春樹的黑暗世界是隱而不顯的,卻仍讓巫婆感到恐懼。浦澤直樹的世界也是黑暗的,清楚而完整的呈現,讓巫婆感到悲哀。

巫婆無法清楚告知「黑暗」是什麼?就舉「冥王」裡的一段故事。冥王裡有一段是描述一個殺人的機器人想學鋼琴,因為它不想再殺人,因為它認為音樂可以療傷止痛。機器人的主人是個滿心仇恨的老人,因為他認為自己的母親遺棄了他。後來機器人幫老人解開心結,找出當年母親並未遺棄他的證據,老人開始教機器人彈琴,然後有個「惡魔」出現,將這個想回到光明一端的機器人殺了,故事的最後,老人望著滿天的機器殘骸說著:「回家了,練琴的時間到了…」

對巫婆來說,這是個黑暗的故事。這世界是無望的,曾經有的美好與快樂終將消逝,人類是無望的,一出生便等待著死亡,尤其是人老的寂寞更是最絕望的黑暗,一絲絲光明也不得見。

常想潘朵拉的盒子裡遺留下的應該不是「希望」吧?巫婆認為是「愚蠢」與「無知」,也許兩者結合乍看之下是「希望」,但那只是人內心深處與生俱來渴望毀滅的黑暗力量的甜美糖衣……這是巫婆看完第一集冥王的唯一想法。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母親是觀念守舊的婦女,在醫院發出病危通知的時候,她堅持要我打電話跟姊姊說,因為再怎麼不親近,他們是爸爸唯一的親人,何況伯母還在…。我不想說的原因是,姊姊年紀也大了,伯母年紀更大,如果真的無法救回父親,又何苦多讓兩個人擔心呢?最後是我打了電話,也才知道伯母的情況。「生老病死」總說是人生必經道路,但看到自己至親的人受著苦痛,還是忍不住想問:「為什麼?」

父親在醫院時,姊姊常打電話來問候,她說雖然幫不上忙,但還是要感謝我們如此照顧「她的叔叔」。姊姊是說話很真的人。我相信她是從心裡如此認為,才這麼說。記得她還和媽媽說過,到底伯母和爸爸是得了什麼怪病,要這麼受折磨?媽媽還跟我說:「怎麼你姊姊年紀那麼大了,還說這麼好玩的話?伯母和爸爸哪裡是得什麼怪病?他們就是老了,人老了慢慢的,即使不車禍、不跌倒,也要病痛的。」我想姊姊不是不懂這個道理,只是無法不難過,所以才這麼說吧?

我的伯母是個標準的女強人。爸爸說過,當初他們從大陸來台灣,伯父還是個將軍,但沒多久就生病去世了。伯母一個人帶大一雙兒女,她很強悍,曾經當過高雄縣第一屆的議員,之後一直擔任國小校長直到退休,退休後到美國去,也不願跟姊姊住一塊,她自己住老人公寓,每天和朋友打麻將,直到跌倒,那時伯母也已八十五歲了。

姊姊說跌倒後三個月,伯母恢復記憶,吵著回她的老人公寓,還問為什麼她生了病,爸爸都沒打電話給她,姊姊不得已告訴她爸爸車禍嚴重昏迷的事。姊姊說伯母自此不再問父親的事,她也不知道伯母是否真的了解,因為之後她的記憶也常顛顛倒倒的。我想她是知道的,可是想到年長的自己也許會是留下的那個人,又何嘗有心情再說什麼呢?

在父親病重,車禍官司又不樂觀的時候,姊姊的電話常讓我感覺溫暖。記得有一次姊姊說伯母回老人公寓後,又跌了一次跤,她只得請個看護24小時照顧她,假日時她會去陪伯母,但伯母因為做氣切的關係,吃東西、睡覺都非常辛苦,總跟她說:「你去買個毒藥餵我吃,省得我難過,也拖累你。」電話裡的語氣滿是無奈與不捨。我記得自己跟姊姊說:「老人家還在是我們的喜悅;如果她走了,是她的解脫。但我們只能盡自己的全力,能多陪在她身邊就多陪她,等到分別的日子來臨時,也許我們的遺憾就能少些。」聽完姊姊忽然說;「一直看你像個娃娃,沒想到你比我想像堅強,不愧是我們家的女兒,這樣我也放心多了。」這幾句話在當時真的給了我好大的勇氣,知道有人認為自己是值得信賴的感覺,真的很好。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裡有一個橋段,我印象很深刻。男主角在多年後回到學校,哭著跟老師說:「我不可以忘記她曾經跑過的最好紀錄,因為如果我忘記了,就沒有人知道了,她就不再存在了。」但這樣的愛是多麼沉重的負擔啊!我想跟姊姊說:「如果累了,就暫時忘了伯母吧!我會幫你記得她。我記得伯母低沉的聲音,記得她抽著煙的樣子,記得她擔心我的兩顆虎牙長的不好,以後會嫁不出去,所以即使到了美國還是不忘打電話回來要爸爸帶我去矯正牙齒的事…」

也許等到哪一天,姊姊可以忘記生病伯母的模樣,只有健康的伯母、強悍的伯母的回憶時,我再把我的回憶還給姊姊,在這之前,希望姊姊好好休息,享受她的退休生活。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康熙六十年,朱一貴起兵,稱「中興王」,俗稱「鴨母王」,在此宮登基踐祚,旋為清軍所敗。雍正元年,福建水師提督藍廷珍親赴本宮呈獻「神潮徵異」匾,以謝神恩。雍正四年,以媽祖湧潮濟師事上奏,御書「神昭海表」匾,由台灣鎮總兵林亮暨文武官員,恭迎至本宮懸掛,僅廈門、湄洲神祠共有此匾之殊榮。

光緒二十年(西元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戰爭後,台灣割讓給日本,一八九五年「台灣民主國」成立,總統唐景松、財務長連德政,司令部在今永福國小,總統府在寧靖王府,即此宮後側廂房。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到相鄰的老房子前,依然隔了圍籬,我隨手拍了照,停在圍籬的缺口處又拍了幾張。








此時有位婦人向巫婆推銷金紙,我微微搖了頭,拒絕了她。已經往前走去的巫婆媽又過來瞧了瞧,說這老房子像以前的衛生所或診所(我好小的時候爸爸在診所工作,照片裡的椅子很像以前的椅子,勾起巫婆的回憶

那位婦人聽了我們的談話,態度很不屑的說:才不是,這裡以後要拆掉蓋廁所!」媽媽訝異於她的口氣我笑了笑說:「大概是不買金紙被討厭了吧」就帶著巫婆媽離開了。

聽到這樣的話巫婆心裡有些些難過(不是因為被討厭啦),一棟好漂亮的老房子不被珍惜的要拆掉蓋廁所,北港人卻無任何感覺嗎?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光這個牌子就夠糟了

在巫婆小時候,老爸曾經帶著全家人到北港看花燈,那是第一次有電動花燈,當年可說是萬人空巷,轟動得很!而前幾年,老爸尚未出車禍時,我們也曾全家到天后宮拜拜,記得那時候整座寺廟內香煙裊裊,薰得直叫人睜不開眼,這些都是過往多年的記憶,而昨天的北港行,落寞的天后宮,真叫巫婆有些不習慣呢!不過有些東西是不會變的,例如沿街兜售金紙的小販、路邊乞討的乞丐、滿街的垃圾。

美麗的黃金蝙蝠

天后宮正在修建,大部分都圍了起來,香客只能在窄窄的通道間穿梭。

巫婆其實對這樣的工程是抱持著悲觀的態度,只覺得我們又將失去一個共同的記憶,一間優雅美麗莊嚴的古寺。君不見「台南大天后宮」的『整建工程』是如何結束。原本秀麗典雅的黑面媽祖竟然變臉成….的媽祖(表示我無法以文字形容)。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到大天后宮拜拜,被黑面媽祖「驚嚇」到的感覺-哇!怎麼有這麼莊嚴又美麗的神像呢?雕刻出這種神情的工匠是抱著什麼心情在雕刻的呢?而今,巫婆記憶中的極美的大天后宮建築及黑面媽祖已經消失……

廟門前的石獅

 

廟裡的龍柱

我常想到底大家對「古蹟修復」的定義是什麼?所謂「修復」不該是修理恢復原來的樣子嗎?怎麼所有的古蹟「修復」過後全變成新的了?那還叫什麼「古蹟」呢?

不會再去北港了吧?回憶裡的東西全變了樣,也沒啥好去的了…除非是為了那裡的「蠶豆」。巫婆發現一家賣好吃蠶豆和麻花捲的店,蠶豆有黑胡椒、咖哩、哇撒米口味,口感獨特而且好吃極了,麻花捲酥脆而不油膩也很讚喔。如果是為了這個,尚可考慮,不然北港對巫婆來說真的不再有吸引力了。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芳鄰物語」是矢澤愛的作品裡巫婆最喜歡的一部,勝過NANA。所以發現此書時,真是驚喜啊!完全版有四冊,四種顏色、不同人物的封面設計非常搶眼,巫婆很想四本一起買,可是sakura jane一直說:「買一本就好了,當紀念,你又不會看,而且膠膜封起來也看不到裡面……,最重要的是『書很重』,而且你的行李箱已經一半都是書了……」

所以在sakura jane的強力催眠下,巫婆只買了第四冊-這是巫婆犯的第一個錯誤。結完帳,巫婆就把可愛店員小姐包好書套的書直接丟進包包-這是巫婆犯的第二個錯誤。回到GOJO,巫婆因為懶惰又直接把書塞進行李箱(因為隔天要到神戶)-此乃巫婆所犯的第三個錯誤。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等巫婆回到台灣,快樂的打開戰利品時,真的忍不住大叫:「為什麼我那麼 ,只買一本啊!」因為這本書美呆了!不管是封面、封底、書套、還有書裡的彩頁,書本的紙張…真的都很棒!巫婆這下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悔不當初」……

書套封面

書套裡面

封面

封底

書內夾的小廣告

令人懷念的奧斯卡

明年計劃到山陰山陽與瀨戶內海,這芳鄰物語的完全版一、二、三集就在巫婆的「當然採購清單」裡名列一、二、三名囉!下次一定要買到我的ご近所物語ね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京都市役所其實就是京都市政府,我們到了那裡,一下子還不知道哪裡是入口,後來看到很多人從同一個地方進去,巫婆和sakura jane 決定進去問問看。

京都市役所是一棟古老紅樓,走近窄窄的大門,巫婆看到三位警衛,於是上前準備詢問,其實巫婆的日文也不算完全不行,但實在太久沒說,現在又在上英文課,當下的自然反應是脫口而出的一串英文,哪知那位警衛大哥只說了一句:「英語?」就把巫婆和 sakura jane 抓到外面,對巫婆說:「我找個說話流利的人幫妳們。」等了半天,原來警衛大哥的「說話流利」意思是「會說中文」。就在巫婆和 sakura jane 覺得:How lucky we are!的時候,嗯…高興的太早了,這位先生的中文實在不怎麼地。

就在這位先生的幫助下,巫婆拿到一份用不到的申請書,搞懂無論如何都得跑一趟京都御所,我們當下決定:就一次解決這件事吧!(詳情參照煩 jane 的第三天日記

 

京都市役所的先生跑到觀光課幫我們要到的預約申請書

可是用不到 他還要了英文版和日語版兩種

看了地圖,找到公車,但是我們還是下錯站,走了好遠好遠,因為沒搞清楚整個京都御苑到底有多大!古時候的皇帝也太作威作福了吧?搞個這麼大的院子幹嘛!我們起碼走了三個公車站才走完一邊的圍牆

終於走到京都御苑的入口時,巫婆的腿都快斷了,還好接下來就順利多了。申請的程序並不複雜,宮內廳的小姐英文也不錯又很親切(京都市役所的先生也很親切,只是他很無辜,因為他不太了解這方面的事務)而且我們連修學院離宮也一併預約OK,辛苦一個早上,總算有了好結果。

修學院離宮的參觀DM 其實很大一張的 說明很詳細喔

雖然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搞定「預約」這檔事,但是巫婆並不覺得折磨人,原因無他,日本人認真做事的態度,的確讓人無話可說。

整個京都御所的參觀流程規劃的很流暢,在報到的時侯,工作人員是拿著名單一個一個確認的,參觀之前會先看一段影片簡介,而整個參觀時段裡,除了解說員外,還有一位先生在旁注意是否有人沒跟上團體。

它讓你感覺:我們用心做事,預約是為了維持你的權利,讓你能愉快的完成這趟旅程。也許這就是日本之所以迷人之處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