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櫻桃妹妹很有美感每次都能呈現書本最美的一面

我和櫻桃妹妹想出的每月作家系列 雖然不是折扣書展

但是成效也不賴 多虧櫻桃妹的巧手佈置和美工的魅力海報


和櫻桃妹妹同在四樓工作也有一年多了。想想這一年多我們倆應該算合作愉快吧?雖然一開始巫婆丟下櫻桃妹妹一個獨撐開學祭的大局,遠走西班牙一十六天,完成巫婆這輩子一定要拜訪西班牙的夢想。不過櫻桃妹妹也不是省油的燈,接著也完成她的夢想,在巫婆生日前夕嫁給一個很愛她的人類,完成當人家老婆的夢想。

經過這一年多的配合,巫婆很感謝櫻桃妹妹的包容。因為巫婆討厭教材,所以這部份就交給櫻桃妹妹負責,而懶惰的巫婆就繼續負責完全搞不懂的世界語言(我們公司的「世界語言」是指法、德、西、義、俄、韓、日…等等國家的語言學習書籍,巫婆只會日文,所以其他的書都是天書…)。細心的櫻桃妹真的很棒,缺書的狀況很少,真是謝謝她。今年我們自己也想了很多小型的書展(過年時櫻桃妹妹還想了個「福袋」的活動,也很成功呢!),從一開始常忘了準備海報資料給美工到現在每次書展都有漂亮的海報和完美的擺設,很高興有櫻桃妹妹這個夥伴,能一起成長,彼此打氣。

新的一年又將來臨,我們今年最後一個跨年小書展有了一張很漂亮的海報作為完美的句點。希望明年能有更多的好書、能有更多的想法、能做出更多質與量都很優的書展!

最棒的夥伴 sakura jane 和櫻桃妹妹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好像隨時處於嘉年華會的狀態(至少對巫婆而言)。連看個新聞電視台也可以配上大白鯊的音樂!更別提我們政府永遠不斷的建設。巫婆這輩子除了上台北唸書的幾年光陰不住家裡,其餘時間沒離開過家。但是巫婆其實已記不得小時候社區的樣子了,因為完全不一樣!

以前家旁邊就是漁塭,海邊全是密密麻麻的防風林,眷村裡的木造房屋,老師宿舍的日式房屋,還有小巷裡隨處可見的老榕樹……

想起十年前與十年後的兩趟京都行,除了車站以外(巫婆第一次到京都時車站剛在動工),其他的地方幾乎可說似曾相識。換個角度想,如果有個人十年前來安平玩,而在十年後的現在舊地重遊,我想他的心裡一定是這麼想:「我真的來過這裡嗎?」這就是巫婆有一點點羨慕日本的地方,總覺得他們的安靜裡有一份穩定,一種接近永遠的感覺。

學校拆光了,只剩下鄭成功的雕像,就像巫婆的記憶,模糊的幾乎啥都記不得了。那天去拍照,透過鏡頭看著對面的德記洋行,想起小學時曾替德記洋行蠟像館的開幕表演過。在德記洋行整修成蠟像館之前,它是我們小朋友眼中的鬼屋。破敗的外表、庭院裡比人還高的野草…都叫人不得不相信那陰森森的房子裡有可怕的東西。記得我們班的男生很愛說德記洋行裡有放棺材、晚上會有吸血鬼和殭屍出現。巫婆是很相信啦,很可惜我不會尖叫,讓說故事的男生失望了,蒐哩(sorry),並不是說巫婆有多勇敢,我只是很單純的認為只要我不進去那裡就沒事,所以沒想到要害怕。然後有一天鬼屋開始在整修了,我們都很期待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老師說要變成蠟像館,所以啦啦隊和鼓號樂隊都要準備表演。終於開幕的日子來臨,我們見證歷史的一刻,不過那是很令人驚異的一刻,整棟德記洋行被漆成深綠色-很深很深的墨綠色。「那根本就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鬼屋。」這是巫婆當時的想法:「我絕對絕對不要進去那裡面,那像一間會吃人的房子。」於是開幕典禮就在詭譎氣氛下結束了。真的不是巫婆敏感,因為開幕的隔天德記洋行再度被封起來,直到幾天或幾個禮拜後才再度開放,那時的德記洋行才變身成今日白牆綠瓦的模樣喔!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事的主角是二女一男的複製人,一開始他們生活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學園裡,他們有監護人、他們受了良好教育,生活正常,卻與外界隔絕。直到他們長大離開學園,面對外面的世界,他們才知道自己的命運是隨著「器官捐贈」而一步一步邁向死亡……

故事裡的主角也想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命運會是如此,他們也曾努力去尋找答案,但那答案卻令人心碎。書裡有兩段文字描述令我印象深刻,一段是 Never let me go這個書名所想表達的意象,另一段是主角們找到他們小時候學園的創辦人,他們想知道為什麼自己與別的複製人不同(只有極少數的複製人在學園裡長大,大多數的複製人並不被當『人』對待),但又逃不了「器官捐贈」的命運。這位垂垂老矣的夫人並未正面回答所有的問題,但從文中敘述可知,人類期待複製人的「功能」,卻不願面對現實-自己身上的器官是來自一個活生生的人類身上,他們寧願什麼也不知道或者無知的認為所有被移植的器官是從實驗室冒出來的。這位夫人曾經想要證明複製人也是有靈魂的,如過受良好的教育,他們也可以是聰明又敏銳,和人類一樣的。即使最後還是必須成為器官捐贈者,複製人也有資格被好好對待,而不是像豢養動物一般,但是面對自己的利益,人類善惡的界線變得模糊了,這位夫人說:「當複製人的功能由研究轉變為器官移植的來源,人們在面對癌症或其他疾病不再是不治之症,他們怎麼可能因為複製人有靈魂而又回到癌症無法治癒的黑暗時代呢?!」

石黑一雄的文字一向典雅溫和,但故事的濃烈深度卻絲毫不受影響,這是一個極有可能成為現實的故事,科學總跑在人類感情與理智的前端,從試管嬰兒到複製羊桃莉,科學總帶給我們驚奇。但驚奇過後身為「造物主」的我們又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什麼樣的情感來對待我們創造出來的生命、創造出來的世界呢?

另一本 my sister’s keeper  雖然不是關於複製人的故事,卻又更挑戰巫婆對生命的思考方式。這本小說是敘述一個小女孩經過計劃來到這個世界,而她出生的目的是為了挽救她罹患白血病的姊姊生命。於是從小她必須輸血或抽骨隨什麼的好幫助她姊姊能活下來。終於到了她十三歲的時候,她必須捐出一顆腎臟來保住她姊姊的生命,這時候小女孩再也受不了當個「器官捐贈人」,她向法院提出控告,她希望擁有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她要自己決定她想不想捐出這個腎臟。而故事的結局是小女孩贏了官司,但她卻愚弄所有的人,因為要她提出控告的是她的姊姊-那個需要被拯救的公主,但沒有人知道公主並不想被拯救。最後的最後,小女孩竟然在贏得官司後意外死亡了,而她的姊姊卻從此不再發病,健康的活了下來。

因為父親的緣故,我曾在醫院、安養院進出許久的時間。我了解那種不知道到什麼時候自己的親人又有病症的心情。人的身體很脆弱,但為了留住一個生命卻要製造另一個生命來受苦,我不能同意,這太殘忍了。

在同一個時間發現兩本令人動心卻又讓人裹足不前的小說,實在是件痛苦的事!如果我真的可以堅強的把它們看完,那麼恭喜巫婆吧!我想我應該可以多幾分智慧。如果半途而廢,那也恭喜巫婆囉!事實證明巫婆還是個有著粉紅色腦袋的作夢少女喔!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過巫婆覺得自己是蠻幸運的人啦,雖然個性小冷漠、對不喜歡的人也不會有好臉色,但巫婆的朋友對巫婆都還蠻包容的。知道我不會沒事打電話哈啦,就會自動打電話來;知道我休假需要放空,就不會沒事要求一道逛街瞎拼……。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不管是「愛情」或「友情」都是叫人打心底歡喜的吧?不管朋友或家人可以陪我走多久,我都會珍惜每一段相遇、相處的時光。

期待「忘記憂愁的地方」!

 

有活動喔!看這http://www.books.com.tw/exep/activity/activity.php?id=0000007689&sid=0000007689&page=1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星堆展覽的文宣

巫婆對於那次的展覽印象超級深刻說!那些青銅器的美麗與神秘真是言語難以形容!但是巫婆身邊的人都不知道「三星堆」是個什麼鬼,連歷史超級好的 sakura jane 都不知道,讓巫婆真的很挫折(雖然已經常常碰到有人說不知道巫婆腦袋瓜子裡裝了什麼,但是老是有人不知道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還是很令人生氣)。

那時候買的紀念郵票 這些青銅器造型超像外星人

等到真正開始看這本書,巫婆發現這是本很有趣的書。一開始它吸引我的部分是「版面清晰、重點清楚」-好像在說的是參考書,不過當過參考書編輯的巫婆可得說一句:要編一本『好的參考書』可不容易,而「版面清晰、重點清楚」正是讓書本可以以「漂亮面目」見人的最重要法寶。

除了漂亮的版面之外(不只是那種很多圖的漂亮喔,還包括行字間距適中讓人易讀,圖片雖多卻處理的很好,不會和文字衝突,彼此有可呼吸的空間),印刷的用紙也很用心,和書本的設計相呼應;但最讓巫婆驚訝的是這本書的兩位主編都是大陸人,但此書的文字卻讀起來通順,一點也不讓人覺得在看「大陸書」。巫婆會這麼說可是有原因的。很多年前麥田出版社和遠流出版社曾經引進許多大陸作家寫的或翻譯的書籍,大部分是偏學術性質的作品。說實話,在這方面大陸的程度的確比我們好多了,例如巫婆當時看過的「對話的喧聲」、「否定的美學」、「當代法國倫理思想概論」、「法國當代文學」…都是很棒的書,但巫婆看的很辛苦,一是翻譯的名字很多和我們習慣的不同(猜個赫魯雪夫、史達林快把我搞瘋),二是用詞敘述很不一樣,看這類的書可以得到很多知識卻少了閱讀的樂趣。但是「圖說傳說時代‧夏‧商‧西周」很不一樣,文字流暢用詞優美,而且一個單元至多四頁,讀起來一點都不費力,內容又豐富,可以增加很多對於中國歷史的了解。這是第一冊,預計要出十冊一直寫到清朝,真叫巫婆期待-雖然這本來不是巫婆的style(想想我還蠻少看歷史方面的書)。

 巫婆的學生個人劵

說到「三星堆」,巫婆還想起看展覽時的一個插曲。記得那時候巫婆是和朋友一起去的。票是巫婆去買的,一到售票口,裡面的先生開口問:「妹妹,幾張票?」巫婆看著那個很明顯一定比我年紀小的大男生,一下子有點呆掉(因為他叫我『妹妹』),呆呆的巫婆說:「兩張。」遞了大鈔,售票的先生很快把票和找的錢給了巫婆。回到朋友身邊,忽然發現他賣給我的是「學生票」!朋友看了大笑:「以後你就負責買票好了,他到底以為你多大啊?」看著身邊一群群的國中生……巫婆真的很懷疑那個售票的先生以為我這個「妹妹」有多大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地方也不可以忽略喔 巫婆超喜歡這個鈴鐺

這次巫婆家以金色聖誕樹為主,而巫婆和櫻桃又是偏直狂,所以有了金色的天使後,櫻桃去買了燈和搭配的金色飾品,而巫婆則是負責檞寄生,反正就是要金色而且有質感才行。我們兩個真的很瘋耶,公司這次不過花了6000元預算,而巫婆和櫻桃自個就花了一千多大洋,不過效果很不錯,我們倆都覺得還蠻值得的。

櫻桃幫天使加了燈 好閃亮喔

不過我們開玩笑說上圖是天使下圖就成了魔女 因為有紅光

樹藤上的裝飾品也全是金色滴

看著我們營造出來的金色聖誕氣氛,忽然想起的是今年在神戶吃到的「金箔蛋糕」。話說今年的日本行巫婆唯二堅持的地點,一是美秀美術館,一是淡路島夢舞台。因為要到淡路島的緣故,巫婆和sakura jane也順道安排了神戶一日遊。到神戶巫婆沒做功課,因為sakura jane去過一次,所以基本上我們也只計劃看看異人館就好了。就因為沒做功課,所以也不知道有啥名店,所以那天走累了的巫婆就隨便找了一家店想坐下來喝個下午茶(因為在異人館,就覺得應該吃蛋糕喝下午茶)。

這家咖啡店很漂亮,侍者的服裝都很正式(相較之下巫婆和sakura jane就邋遢多了),我們點了茶和咖啡,卻看不懂有什麼蛋糕可搭配,於是用英文問了侍者有什麼蛋糕,那位侍者很努力用英文回答我們,但不幸的是:我們聽不懂。於是他請我們等一下就走了。看著他出去,Sakura jane說:「他不會把蛋糕全拿來吧?」記得巫婆當時還不以為然的說:「不會吧?他應該是去拿有照片的菜單來吧?」事實證明巫婆錯了,那位侍者不僅拿了一個擺了八種蛋糕的漂亮托盤出現,還很戲劇化的單膝跪在巫婆身旁讓我們選蛋糕!

巫婆和 sakura jane 的下午茶組合

上面是sakura jane 的 巫婆則是下圖的栗子蛋糕 好吃喔

說實話,當下巫婆是很想大笑的,可是看人家那麼認真工作,就很努力的忍住了。不過印象真的很深刻,而且蛋糕很好吃也很漂亮,算是一個美麗的記憶吧。

看著金色聖誕樹,巫婆不禁想起那間咖啡店,不知道他們的聖誕樹是不是也是美麗的金色聖誕樹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銀色聖誕

  金貴逼人

 藍白勝利

會這麼決定其實因為裝飾品有限,而且每年買蠻浪費的,畢竟這些東西一年只亮相一次,不過巫婆今年覺得大家應該玩的蠻高興的吧?顏色區隔開來,每個樓層的氣氛也不一樣了呢!

  銀色風格的一F

搭配紅色聖誕樹的書展紅平台

 三F 的主打星

巫婆家的黃金天使  還有人氣魚缸

不過今年天氣有點怪,現在白天都還蠻熱的,記得sakura jane家是兩個禮拜前就把聖誕老公公請出來,在櫃檯坐鎮的。結果一個常來的外國客人看到這「歡樂的氣氛」時,穿著短袖T恤、額上冒著薄汗的他,用一種很誇張好笑有點驚異的口氣說:「Christmas already!?」

說實話,巫婆還蠻同情那位客人,畢竟這跟他熟悉的「寒冷且雪白的『銀色聖誕』」的確有點距離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