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看《回家:橄欖油與無花果樹的記憶》時,不斷湧上的念頭是:父親回家時的心情也是如此複雜、無奈、感傷嗎?不記得在哪裡看過這樣一句話:「喜歡流浪是因為有個家可以回去。」如果有個回不去的家,流浪的終點又是什麼呢?

巴爾古提,阿拉伯世界的知名詩人,巴勒斯坦人,小時候住在戴格爾薩那,後全家移居拉姆安拉。一九六七年以阿六日戰爭爆發,當時他在開羅唸大學,戰爭結束,拉姆安拉被以色列佔領,巴爾古提成了流民-一個沒有家可以回的巴基斯坦人。流民的生活並不美麗,他必須不斷的更新居留許可證,填各式表格,提出各種證明,卻無法生根於寄居的國家,因為他是永遠的異鄉人。

《回家》除了巴爾古提的流亡生活外,描寫最多的就是死亡。他的家人朋友散落世界各地,也從世界各地響起傳遞死亡訊息的電話鈴聲。那留在拉姆安拉的家人就可以過著腳踏實地的生活嗎?不!拉姆安拉成了以色列的屯墾區,巴爾古提在別人的土地上流亡,他的家人也在自己的土地上流亡,因為巴基斯坦人的命運在以阿戰爭後成了「有國家沒有土地」的悲情民族。

看了《回家》心裡有一種感嘆,怎麼生活在台灣的同胞們似乎不太珍惜我們現在的幸福呢?戰爭是很可怕的,但比起可怕的戰爭,台灣人的憨直與淳厚似乎更叫人恐懼。綜觀以色列與巴基斯坦之間的爭奪歷史就可以知道國際問題的紛擾與無解受害最深的是平凡的老百姓。但現在很多人受政治人物操弄就跟著起舞,說實話,弄不清楚狀況的結果,到頭來受苦的就是自己啊!

這是一本文字極其優美、情感極其深刻的好書,巴爾古提藉由「回家」這趟旅程看見了自己的流亡,我則由《回家》看見了歷史的另一面,試圖理解「事實」與「真相」的不同。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像是遊民到店裡睡覺、醉漢來櫃檯敲桌子(巫婆直接電話拿起來就叫同事叫警察,盧半天的酒醉先生突然清醒衝出店外)、拿著臉盆來廁所洗澡的遊民、整間書店狂繞大聲踏步嘴裡還不斷咆哮的小姐…,喔!對了,上回還碰到一個帶著防毒面具(貨真價實的防毒面具,很想問她『哪裡買?』)的歐巴桑來買書。她算是「常客」,不過多年來巫婆不曾碰到,上回碰到是因為她要買全民英檢的書,她很神經質、身上又很臭,因為帶防毒面具不能說話,是寫紙條溝通,巫婆幫她找完書、結了帳,她還不離開,一直寫紙條要巫婆看,紙條上寫什麼她被人監視、有黑道要找她之類的字,因為之前聽同事說過,加上她身上真的很臭,而且被追殺的人考什麼全民英檢,巫婆心裡這麼想就很不耐煩的說:「看不懂!」沒想到這三個字是咒語耶,她聽到就走了,之後沒再看過她。

看到這裡,應該不會還有人覺得在書店工作是件很夢幻的事了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次很難忘懷的旅行,到中央公園裡的爵士餐廳吃晚餐、到百老匯看歌劇魅影、一整天的格林威治、一整天的美國大都會、現代美術館,還到波士頓的哈佛大學參觀、還到了華爾騰湖看到梭羅住過的小屋子…。出發前巫婆看的資料幾乎都是博物館的歷史、藝術品的介紹等,當然能親眼看到席勒、克利、林布蘭、夏卡爾的畫,自然是興奮無比,但最讓巫婆驚異的其實是紐約的建築。

滿是超高摩天大樓的曼哈頓天際線極美(我們有去坐觀光船),從世貿雙子星大樓上的觀景台看紐約高樓的樓頂也覺得美,我曾經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覺得這座城市美呢?回台灣後忽然有所感觸,那是因為在回家的飛機逐漸降落時,巫婆看到的地景是隨意加蓋的鐵皮屋頂、各式顏色、高低不齊、造型各異的房子,像是一塊塊的補丁,與紐約比起來-我居住的城市很醜。

忽然理解紐約的美在那俐落的建築線條,連街上的人也是一身簡單俐落的裝扮,似乎也成了街景的一部份。我們的生活其實就是在建築間移動,而建築反映出的不只我們的審美觀,甚至它就是我們的美學計分板。一個美麗的城市絕對少不了美麗的建築,它是城市的靈魂,建築的生命是由生活在這個城市裡的居民所共同創造的,而生活其中的我們就是那個讓建築發光或蒙塵的最大力量。

常想把這樣的想法與朋友分享。城市是有機體、建築也是有機體,看建築其實無關懂不懂,只要用眼睛看、用身體感覺就是最棒的方法了。可是老是詞不達意,就像是閃亮亮妹妹說的:「你講的好深奧喔!」深感挫折的巫婆最近發現了兩本很棒的書:《東京建築散步》與《旅行建築風》,這兩本書所表達的意念就是巫婆喜歡建築旅行的原因。

作者矢部智子擅長從日常的角度觀察各式建築物,經由她的介紹每棟建築物不論古典現代都有了親切感,你可以輕鬆的走進世田谷文學館,在寬敞的沙發上看一下午的書;或是到神戶的海關大樓喝杯下午茶;她所介紹的建築都是安藤忠雄、黑川紀章、丹下健三、萊特等建築大師的作品,但作者的角度是很輕鬆日常的,其實建築就是房子,就是我們的生活空間,如果以這樣的角度去感受,一定更能體會大師設計的概念,也更能體會建築與我們生活的關係了吧!

很喜歡作者的一段話:探訪建築--這意味著透過不同的觀賞時機去體會光線的瞬息萬變;意味著去聆聽水流動的聲音;意味著在截然不同的場合去感受風。探訪建築真的沒那麼深奧,只要帶著舒適的心情,用感覺去體會就能有最棒的收穫了。

下面網址可以看 ppt http://addons.books.com.tw/G/001/ppt/1/0010381861_01.pps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乖乖坐進包包裡 準備陪巫婆上班囉

這隻蜂蜜熊和王子都是同樣的針目,不過毛線粗一點、鉤針大一號就可以有這麼大的差別,也很好玩,完成後真的被他的大隻嚇到,不過很有趣,下次鉤貓咪,要給goat jane當花貓博物館的店員,所以要換更大號的鉤針,不知道最後會出現什麼樣的貓咪呢?

巫婆作品大集合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實說這種場面見多了,早已無動於衷。而且巫婆早料到今年業績會很慘,業務千金的業績會很慘理所當然,因為業績下滑也不會被減薪更不會被fire,好逸惡勞乃人之天性,如此制度怎麼會有人努力拼業績?門市業績下滑意料之中,因為女僕們除了被減薪外,也減少了工作時數,原本就處於人力緊縮狀態,工作量早就超過了,現在時間更不夠,補書、訂書、查書…所有的工作永遠處於delay狀態,架上不是缺新書就是追不到暢銷書,怎麼有業績?

好笑的是我們英明的老闆和英明的正副總統一樣「倒因為果」,總統認為所有問題都是反對黨安排,老闆覺得公司毒瘤就是門市人太多;總統可能想只要反對黨消失,台灣人民的國民生產毛額就會突破兩萬美元,老闆則可能以為只要門市消失、成本大降,銀子就滾滾而來吧?這種被人當作「雜草」欲除之而後快的感覺很差,但是看完《身邊雜草的愉快生存法》後,巫婆的想法不一樣了,原來當株雜草可是不簡單的喔,不夠聰明、不夠機警、不夠韌性還當不起咧,所以一定要推薦大家看看這本另類勵志書,看完保證脫胎換骨、智慧增長!

《身邊雜草的愉快生存法》作者是日本人稻垣榮洋,這個書名絕對不是影射,這本書介紹了貨真價實的五十種常見雜草,稻垣榮洋用很有趣的敘述把我帶入雜草的世界,看它們如何用自身的力量求得一線生機,真的有趣又感人。書一開始就點出主題,破除一般人對「雜草」的刻板印象。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雜草的生命力很強、是強韌的植物所以才會「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但是作者提出不一樣的觀點,他說其實雜草是柔弱的植物,但為什麼能夠展現出堅強的生存姿態呢?關鍵就在於「逆境」。雜草們的生活環境一向嚴苛,但它們又無法離開生長之地,想生存只有一個方法:面對困難環境、接受挑戰!無奈嗎?也許吧,但如果沒有接受過挑戰,我們將永遠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不是嗎?

雖然主題挺嚴肅的,但稻垣榮洋的比喻與說法都很好玩,讓這本書看起來一點都不枯燥。比方說作者提到「雞屎藤」時就用了相親來形容,雞屎藤顧名思義就是有臭味的藤類植物,但是它真的很臭,而且是臭名遠播,因為它的日文名字叫「屁糞葛」-比雞屎藤還慘!但雞屎藤的花很漂亮,所以它有個別名叫「早乙女花」,日文的早乙女意指少女。所以啦作者就說只看相親照片當然覺得美麗,但一見到本人可能就馬上破功,就像只看到雞屎藤美麗的花朵時一定會覺得「早乙女花」才適合,但是一聞到屁糞的味道還是認為果然「雞屎藤」才名符其實。如此敘述生動自然,馬上讓人想知道為什麼雞屎藤要想出讓自己臭倒的絕招來求生存呢?

又例如提到野燕麥的生存之道是:種子不會一起發芽。因為一般的作物在人們播種後即會立刻灑上土壤,但是雜草如果同時發芽就會一次被除掉,所以野燕麥的種子會潛伏在土壤裡等待時機,作者在這裡用了一句讓巫婆印象深刻的形容詞:不接受他人幫助才是雜草的自尊。

小小的一株雜草都這麼有志氣,雖然巫婆自比女僕可也不能滅自家威風,前天去上公司的管理課程,分享講師吳美玲小姐的一段話,因為巫婆覺得這就是雜草的愉快生存法的精粹:不斷學習(持續發展求生戰略)、正面思考(不怕失敗再接再厲)、率真接受(即使身為雜草也要愉快生存)。

蔬果觀察記是稻垣洋榮的另一本作品  同樣精采  旁邊的圖是青椒斷面圖喔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生在太平盛世的巫婆不知道那種感覺會是什麼。小時候治安還不錯,沒有現在天天搶劫、殺人與自殺,所以很沒有危機意識。記得十多年前到紐約玩(還不是朱立安尼當市長),晚上搭地鐵,車箱空盪盪、髒兮兮的全是塗鴉,心裡雖然害怕卻也沒想到「萬一被搶劫死在這裡」這檔的可怕事情。但是當丹尼的Ending台詞出現時,巫婆的腦海裡倒是浮現出在西班牙塞哥維亞看到的羅馬水道橋。這座列入世界遺產的水道橋被推定應該是在西元二世紀時建造完成的,由一百一十九個拱形組成,全長超過八百公尺,最高的高度達到二十九公尺,它的功用是將距離十七公里遠的山泉水接引到塞哥維亞供人使用。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使用了,但是其實這座水道橋直到二十世紀中葉都還是處於「使用中」的狀態。

為什麼巫婆會想起這座水道橋,因為它有個別名「惡魔之橋」。這座看起來很宏偉、建造於一千多年前的大拱橋並沒有用任何「黏著劑」,它純粹用極其精巧的技術推積附近採來的花崗岩,就這麼屹立了一千多年的歲月。「惡魔之橋」的由來就是「惡魔娶親」的傳說:惡魔想娶鎮上的女子,約定天明之前把橋建好,卻在雞啼之前少放最後一塊石頭,因此懷恨離去。這大約是後人讚嘆這個偉大工程的傳奇化說法吧。

這座惡魔之橋的最上方有尊純白聖母像,如果在離開這世界的最後一刻想起的是這尊聖母像會不會得到救贖?人類某些時刻其實比惡魔更可怕,我們藏在血液裡、基因裡那些「原罪」,會在我們不防備時鑽出來傷人,傷害他人也傷害自己,能得到救贖的方法是什麼?巫婆以為無解,因為這是人類的宿命…

塞哥維亞城市的標誌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路走來,部落格成了巫婆生活的一部份,縱使我還是無法回答部落格之於巫婆的「用途」到底是什麼?我一向不是「目的」導向型的人。就像總有人問:「為什麼喜歡旅行?為什麼喜歡到日本自助旅行?」、「為什麼老是看建築的書、哲學的書,有什麼用?」我無法回答。沒有喜歡旅行,對我而言,旅行是必須的,因為我想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到日本自助只是膽小巫婆在有限度的冒險指數裡可以做的選擇。不喜歡把書當工具,只要有閱讀的愉悅,那就是一本好書。

一向是沒有目的、沒有原因的,我只是單純的想知道:自己還可以玩什麼新把戲,還可以走多遠、多久。所以不管是旅行、閱讀、成為部落客,即使沒有目的,好強、愛面子又膽小的巫婆也期望做到最好。

對於入圍初選還是很高興,因為我可是好強愛面子滴(即使躲在巫婆姊姊的面具底下)。接下來呢?巫婆也沒辦法多想,就還是維持我一貫無目的的人生哲學吧,繼續我的旅行、閱讀、部落格的閒閒人生,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囉!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