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渡輪靠近宮島時船上所有的人全拿起相機拼命拍照

 

旅行的時間與地點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確定了,現在又開始做些不是很重要但又忍不住想做的蠢事:例如決定要帶哪一本筆記本去(還包括把筆記本裝飾一番),或是把想得到的地圖全畫在筆記本上……,也因此櫻花珍小姐吩咐的要事-找旅館就那麼有一搭沒一搭的偷懶進行中。

退潮的嚴島神社很奇妙的景象

嚴格說來巫婆在日本住過的民宿不多,因為日文爛、方向感極糟加上行程總是拉得很遠,怕麻煩的我們總是以商務旅館為第一優先,想起97年的山陰山陽加四國的旅行裡只有宮島的旅莊是不折不扣的民宿,雖然只停留一晚,宮島與旅莊還是給巫婆留下美好的回憶……除了宮島的流氓鹿!

遠遠模糊的就是大鳥居

當時決定拜訪宮島當然是因為那座奇妙壯麗的海上大鳥居,而當我真正置身這座神之島時,忽然發現日本的神好喜歡紅色喔,紅色的鳥居、紅色的嚴島神社、紅色的五重塔,還有我無緣拜見秋天時漫山遍野的楓紅。


艷紅的五重塔非常美麗

當我們拖著大型行李一路從碼頭爬到民宿時,比預計的時間早了點所以還不能check in,感覺有點嚴肅的老闆娘說可以先寄放行李,我們只好拖著小疲累的身體到街上尋找老闆娘說的好吃的鰻魚飯,接著就等海水退潮後去摸摸那神奇的大紅鳥居了。

 

 

這家的鰻魚飯非常好吃喔

 

在民宿寄放行李的短短幾分鐘內,老闆娘其實已經利落的解決了我們幾個重要的疑問:到哪裡吃遲到的午餐,島上的重要景點以及關於鳥居的所有疑問:何時退潮和晚上也可以參觀(因為有打燈)。我想會到這座島上旅行的人一定都是要來看大鳥居的吧。

 

 

傍晚的鳥居

 

 

夜晚的鳥居

 

清晨的鳥居

 

宮島的紅很讓我難忘,而旅莊老闆娘的「彬彬有禮」則更讓我體會深刻。這位老闆娘有點嚴肅,給人一板一眼的印象。我們晚上想去看夜景時發現鞋子都收好了,自己找了木屐穿出去時還有做壞事的感覺(很怕在這裡表現不好丟台灣人的臉)。可是這樣的老闆娘其實是很負責、細心的,記得我們逛完嚴島神社回旅館時,發現他幫我們把超重行李(我和櫻花珍共用一個行李箱)抬到房間時的感動,還有吃早餐時要等我們入桌才把湯熱上。


早餐很好吃,不過有點後悔沒點洋式的,因為隔壁桌的麵包看起來很棒

不過最讓我難忘的還是我們離開那天早上,我們因為老闆娘給的一張地圖,發現宮島有兩處碼頭,於是問了老闆娘另一處碼頭是不是可以搭船直接到松山,因為我們下一站是道後溫泉。

 

連街上都可見到紅色的裝飾

 

這裡是千疊閣,豐臣秀吉建,很大很大

 

老闆娘一確定我們要去道後溫泉馬上查船班時間,跟我們說可能最近的一班船會來不及,下一班可能要等很久(忘了時間大概一兩個小時),我還在想也沒關係,也許坐原來的渡輪回去再從廣島去松山也可以的時候,老闆娘已經喊著:「爸爸,車!」然後老闆就一溜煙不見了,老闆娘則動作迅速的把我們的行李箱往外提…原來老闆娘要請老闆載我們去搭船,我們急急忙忙穿好鞋子往外走,老闆與老闆娘已經把我們行李裝上車,老闆娘就趕忙跟我們說再見-她真的很緊張我們搭不上船。

 

 

千疊閣的下面可以走人厲害吧

 

旅莊的老闆是個害羞的歐吉桑,因為我們日文爛,他又不會說英文,所以每次我們接近櫃檯他就急急忙忙找老闆娘招呼我們,但是那天他可是一直看著我們買了船票,等我們上了船才走的(雖然還是一直很害羞的笑著)。

 

那時候有點了解到旅行不只是看風景,還有與人的接觸與交流也是風景裡的一部份。紅色的鳥居很美,紅色的嚴島神社很美,但因為有了真心替旅人著急的民宿女主人,宮島在我的記憶裡多了一份屬於人的溫度,溫暖而美好。

又要準備出發了,這回也有機會住民宿,雖然日文還是一樣糟,但我相信一定也會有愉快而美好的回憶跟著我回家。

 

早上出去散步時見一對老夫婦穿著情侶裝走著,又是紅色,感覺很宮島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一忙了一天只做兩件事:書籍下架與調櫃;星期二忙了一天只做兩件事:拆貨和接受英檢報名,沒有時間訂書、查書、補書、整理書架。晚上要下班時跟鑽石妹說:「今天好空虛喔!」感覺真的又到了巫婆「旅行癢」的季節,這時候分外感到一個Good Manager的重要,因為sakura jane至今還找不到機會跟經理開口請假。

不過我們完美行程經過巫婆不斷的搗蛋(一直心血來潮的說:「我想去XXX。」)及sakura jane不斷的腦力激盪終於出爐了。趕快在我的blog dairy裡記上一筆,這樣就可以時時提醒自己好好努力找機會請假,這樣才可以出國Happy啊!

 

五月十一日:關西機場-和歌山-御坊(道成寺【日本白蛇傳發生地】)-紀州鐵道(坐火車看太平洋)-和歌山住宿。

五月十二日:和歌山-高野山(世界文化遺產)-新宮-串本(忘了為何要途中下車的地方)-新宮住宿

五月十三日:新宮-熊野古道(世界唯一一條以路線入選的文化遺產)-熊野三社(至今搞不清怎麼去的地方)-新宮住宿(應該選一家溫泉旅館,爬一天的山應該會『鐵腿』)

五月十四日:新宮-伊勢神宮(為了柴門文的《日本入門》)-松坂(途中下車吃松坂牛)-東本願寺參拜接待所(如果來得及的話)-京都住宿

五月十五日:京都-葵祭(為了萬目成學的《鴨川荷爾摩》)-上賀茂神社-京都大學-惠文社(一家一直很想拜訪的書店)-進進堂(京都的老咖啡店)-京都住宿(希望住京都長屋改成的旅館)

五月十六日:京都-城崎-湯村溫泉-木之殿堂(主要目的地之一)-湯村溫泉住宿

五月十七日:湯村溫泉-城崎(應該要再往上走看日本海)-天橋立(日本三景之一、船屋人家)-京都住宿

五月十八日:京都-高雄-高山寺(世界文化遺產)、神護寺-奈良-奈良飯店-奈良町-志賀直哉舊居-奈良住宿

五月十九日:奈良-司馬遼太郎紀念館-櫻井-大神神社-談山神社-十三重塔-奈良住宿

五月二十日:奈良-近畿飛鳥博物館(安藤忠雄)-京都-大山崎山莊(安藤忠雄)-奈良住宿

五月二十一日:奈良-關西機場-台北-台南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志賀直哉林芙美子應該是其中兩位最具代表性的文人。志賀直哉這名字巫婆挺熟,但沒看過他的書,查了資料他是日本現代文學裡白樺派的代表作家之一,《暗夜行路》是他的代表作,也是唯一的長篇小說,在尾道有他的舊居,這裡是他完成《暗夜行路》草稿的地方,我們有經過可是已過了參觀時間,看來是間樸素簡單的日式房屋。奈良也有他住過的舊居被保留下來,那裡則是《暗夜行路》正式完稿的地方,看來日本人對這位作家頗為厚愛。

另一位林芙美子則是尾道人十分厚愛的女作家,林芙美子畢業於尾道東高等學校,她的小說《放浪記》是轟動日本戰前文壇的日記體私小說。「看到海了!看到海了!五年不見的尾道的大海令人依戀。火車開到尾道海邊時,被煙薰的黑黑的小鎮人家的屋頂,有如燈籠般地延伸。千光寺朱紅的塔樓映入眼簾,海中帆船的柱子挺立,我的眼淚不自禁的湧出……」這是《放浪記》裡關於尾道的描述,如此情感真摯而映像鮮明,難怪尾道不但有林芙美子的文學紀念館,還把她的雕像立在文學之道的起點。





不過對巫婆而言尾道之旅的驚喜是發現妹尾河童的腳ㄚ子。文學之道是尾道的散步路線之一,可能是根據「道」為道路的意涵,在文學之道旁可以看到許多名人的腳模,不過我看了半天只認得三個人:杉浦康平、渡邊淳一與妹尾河童。其中當然是妹尾河童最熟悉囉,他的「窺看系列」每一本都精采,而且我們還在錦帶橋發現他的簽名版,說來這些都是旅行裡不可預期的意外驚喜呢!




※尾道第一集安藤忠雄的尾道美術館

※妹尾河童插曲第一篇:錦帶橋之人形石博物館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開始看東野圭吾的《放學後》之前,櫻花珍一直說:「你不會喜歡那個故事的啦。」等我看到快完的時候(老毛病又犯了從最後一章往前看)櫻花珍又說:「結局是不是沒什麼?」老實說如果不是最近公司發生了一件讓同事們都很不爽的事,我可能不會對這本書產生如此多的想法-雖然我對於此書的結局接受度比櫻花珍高得多。

《放學後》的故事基本上應該歸類為校園推理吧,我卻覺得不只於此。故事挺簡單,一位女高中生因為在集訓合宿時被兩位男老師「偷窺」因而自殺未遂(被偷窺了什麼是爆點,不過不能寫,要自己看書才有趣),她同學的一句話:「你死不如他們死。」開啟了兩件完美的謀殺案。櫻花珍覺得這樣的事也許不值得害死兩條人命,我卻以為絕對值得(好像很殘酷),因為我和她的標準建立在不同的基準之上。

我想也許櫻花珍的注意力是放在「偷窺」的行為上,而我的焦點卻是放在「誰」偷窺。明知道行為不對,對象不該,這兩位男老師還是做了不該做的事。「老師是救人的行業」這是蔣勳在《生活十講》說過的話,怎麼這該救人的人在因為自己的慾望差點害死一位學生後還能不知情(或者假裝不知情)的以扮演「神聖的老師」的角色繼續「毀人不倦」?

最近公司剛發生一位客人「疑似」、「意圖」將尚未結帳的商品帶離賣場,說「疑似」、「意圖」是因為他在賣場裡已私自將東西放入自己的包包裡,同事委婉的「提醒」他結帳櫃檯有變動,他卻直接跟主管告狀說我們緊迫釘人、態度不佳(早知道該等他把東西帶出場再叫警察來才對)。這位客人的職業剛好和那兩位偷窺者相同,老實說我個人覺得他的行為頗有心虛之感,因為如果他平時打電話來,我們卻沒在第一時間喊出他的「尊稱」,他可是會去投訴我們沒有電話禮儀,沒有服務精神,沒有專業能力的-因為我們竟認不出他這位 VIP 客戶的聲音!而如今有我們這女工般的店員亦步亦趨的跟隨服務,他卻嫌我們「緊迫釘人」,讓他因此不舒服…如果不是心裡有鬼,怎麼會突然轉性,希望我們把他當透明人?

不過很不幸的我們真的只是女工,無法享有公平與正義,因為我們主管曾提出若無法善了,希望同事出面道歉的解決方案,同事聽到的當下只說了:「如果要我道歉可能我直接辭職容易點。」同事會反應這麼大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這並不是這位客戶第一次不告而取順道帶走不曾經過收銀台服務的商品(所以我們的亦步亦趨不是偶然),主管們也都知道卻當作沒這回事,如今還要我們負責道歉!

同事淡淡轉述這些話的時候,我其實很想跟他說:「別為那種東西害了自己,如果真要道歉我可以代替你去。」因為在那些人的眼裡我們這些店員應該都長的一樣吧?他要的不過是「虛榮心」,我可以給他的,因為在我心裡他什麼也不是,我不願因為這種東西失去一位好朋友與工作夥伴。當然如果我也能設計出完美謀殺案的話,也許我也是那個會毫不遲疑去執行的惠子,因為我相信公平與正義是要靠自己爭取的。

這樣會不會太殘忍?那兩位老師的行為罪不致死吧?也許很殘忍吧,「偷窺」的確罪不致死(甚至可能也不會有法律上的罪行成立),但東野圭吾想說的是恨意如何蔓延而來-當美麗、純粹、真實的事物被破壞,重視的回憶和夢想被摧毀時,恨意便開始萌發,恣意地蔓延開來-當恨意開始蔓延,這人的心就開始傾斜了。

曾經我認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是粗暴而不文明的,但看看號稱民主自由的寶島,每天打開電視看到的是那些有一定社會地位、知識程度的人得意洋洋、大言不慚的說:「選舉的時候,錢是全厝間。」如果以德報怨的結果是讓既得利益者以為只要巧辯的過去就是真理(或者說『我就是真理』),受傷害的永遠是那些心裡仍有是非黑白,依舊抱持夢想的人,那麼「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到底有多粗暴而不文明呢?

當整個世界因巧辯而陷入公平正義不在天秤的兩邊、是非黑白是一片灰濛濛的時候,恨意已在每個人心裡蔓延,因為我們以為該有的美麗而純粹的人性早被破壞殆盡,這個世界即將崩塌,而每個人只能以自己的恨意為養分繼續呼吸……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當初把尾道排進行程裡只是因為想看「尾道市立美術館」-安藤忠雄的建築,但這個沒有特別期待的城市卻給了我最有旅行況味的美好回憶。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尾道人挺性格的,例如鄰近的倉敷可說是完全的觀光城市,尾道雖也有一些觀光設計,但總的來說還是可以感覺這裡的人是依著自己的生活步調在過著日子,而這種感覺很吸引我。

 

 


 

記得剛到車站時,我和sakura jane沒有任何頭緒,拿了擺在車站的地圖發現有觀光巴士,只不過是假日才有,我們在公車站問了售票阿姨如何去「尾道市立美術館」,阿姨講了一大串我都聽不懂,因為她說話有個口音,後來比手畫腳總算知道要在第五站下車,搭巴士更有趣,我還在研究哪一班巴士可以搭,一個爺爺已經在巴士旁叫我們上車,我心想是因為他聽到我們和售票阿姨的談話,還是這裡就這班巴士?拿了地圖給爺爺看,他沒認真看一直說:「はい」所以我們就上了車。

 

 

 

 

這巴士很好玩,車上全是爺爺奶奶,我原本以為是「奇怪拉客司機」的爺爺不是司機,好像是「司機訓練員」,因為他坐在司機後面一直指導著開車的年輕司機。我很放心的數著停車站,心想要在第五站下車,可是快到第四站的時候,車上的爺爺奶奶們一直回頭跟我們兩個外國人說話,但他們的口音我真的不懂,疑惑了一下車子又開動了,結果在第五站還沒到時招呼我們上車的爺爺十分堅持我們要下車了,我們幾乎是錯愕的下了車,下了車根據爺爺的手勢往山上走,sakura jane看了很久的地圖說:「嗯…坐過頭了!」怎麼可能我很確定是第五站下車,後來認真看了售票阿姨做的記號發現:阿姨把我們搭車的那一站算第一站…原來是習慣不同造成的誤解了!

 

 


 

尾道的地勢算是峽灣地形吧?所以一邊都是山坡地,走起來挺累人,感覺挺像九份。我們往回走了一大段路終於發現上山的纜車,這裡的名勝是千光寺,這裡可是入選日本百大賞櫻名所呢,只是我們來訪的季節是夏天,纜車下是一大片海浪般的綠色樹海,應該都是櫻花樹吧,可以想像櫻花盛開時的美景。

 

 

纜車上了山後其實還得走一段文學之道越過千光寺才可以發現我的安藤忠雄巡禮之「尾道市立美術館」,這段文學之道感覺很像小時候那種很古老公園喜歡的玩意,不過那些刻在石頭上的俳句都是描寫尾道的,也很厲害(沒有瞎掰)。

 

 

 

千光寺很有趣,因為他像那種很鄉下的廟,阿桑很大聲的吆喝賣著紀念品,連繪馬都沒有很古典,是很俗麗的造型,完全顛覆我對日本廟的印象。

 

 

 

從千光寺到尾道市立美術館中間會經過一家賣冰淇淋的小店,店裡有一隻很「尾道」的貓咪,不管我們怎麼吵鬧他,他還是自顧自的大爆睡!

 

 

 

我們的尾道之旅在參觀完「尾道市立美術館」照理說就畫下句點了,可是當我們又喘噓噓的回到搭纜車的地方時卻晴天霹靂的發現纜車關門了!滿心疑惑的巫婆詢問工作人員,得到的答案是:「風太大了不能開!」還好他們退了回程的票款給我們,只是還在山上的兩人絲毫不覺風速有變,直到我們開始下山時才發現風真的很大,走在狹窄的階梯小路上人可是搖搖晃晃的呢!下山的路也很酷,走著走著竟然直接穿過鐵道,而偶爾出來收拾物品的歐吉桑看到我們顛顛簸簸下山的模樣竟忍不住大笑…他大概是想:「兩個笨蛋不知道颱風快來了嗎?」

 

 

 

 

 

 

我們真的不知道颱風快來了,直到那天回到飯店看著一知半解的電視才發現:颱風季節來臨了。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02 Mon 2009 00:00
  • 海浪



中午帶著準備好的金紙和牛奶糖就去拜拜了,因為是小小的廟,所以一下子就拜完了,走出小廟聽到一陣熟悉的海浪聲。其實這裡離海還有段距離,那海浪聲是廟後方的木麻黃發出的聲音。

剛好有附近鄰居的朋友出來開車離開,一群人裡有人說:「怎麼有海浪聲?這裡離海邊這麼近?」聽到另一個人一派識途老馬的口氣說:「對呀!很近,過去就是了!」聽到這話的巫婆覺得好笑,這些人不知道樹葉的聲音也很像海浪嗎? 

 

。小小香爐已經斑駁生鏽了

 

巫婆唸的國小以前沿著圍牆種了一排木麻黃,夏天風大的時候就可以聽到一陣一陣的海浪聲。可我很不喜歡木麻黃,總覺得她是很可怕的樹,剝下木麻黃的樹皮可以看到流血似的樹幹,小時候總是聽到「因為有人在這種樹上自殺,血流到樹幹所以以後都變成了紅色的」這種傳說,而海邊木麻黃形成的防風林又陰森可怕的緊,所以我雖然喜歡海邊卻極討厭那一大片木麻黃形成的防風林。

。廟旁是一大片木麻黃林

聽到一陣一陣樹海發出的海浪聲,忽然想起07年到尾道時遇到颱風接近,在山上聽到那一陣一陣急促狂亂由樹海發出的海浪聲……,尾道是第一個讓我想起安平的日本小鎮呢!有機會再介紹囉。

希望土地公公收到我進貢的糖果和金紙今天會很開心。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