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已經忘記當初為什麼把曼殊院排進我們的行程裡,這裡其實不太有名氣,也挺遠的,但那一年的旅行裡,曼殊院卻讓我留下鮮明溫暖的回憶。

 


到曼殊院有點麻煩,我記得是搭山電鐵到一乘寺下車再用走的。那天很早就出發,因為曼殊院在洛北,算是有點距離的景點。下了車忘了有沒有問車站的站務員(那一條線有很多無站員車站),只記得我們走了蠻長的時間才看到曼殊院的鳥居,但是到達鳥居後卻怎麼也看不到曼殊院!剛好鳥居旁有一群家庭主婦(好像是送小朋友上學),於是鼓起勇氣問:「曼殊院在哪裡?」大家七嘴八舌,我只懂得「直直往前走」,可能是我們的表情太疑惑了吧,有位太太在我們滿頭霧水離開他們之後,默默從我們身後趕上來,說她可以帶我們去。

 

這位太太十分害羞,跟著她的狗兒一直走在我們前方(很遠的前方),不過也多虧她帶我們走,因為我們一路穿過樹林、菜園,上上下下曲曲折折的小路,如果不是有人帶,我們怕是永遠找不到曼殊院了吧(重點是一路沒有其他行人)!

到了參道那位太太就默默的離開了,她真的是特意帶我們到此,超級感謝她。

 

 

 

 

接下來我們從參道一路漫步至寺院門口,卻發現曼殊院還沒開門(那就知道我們有多早出門了吧)!寺院沒開門,附近也完全不見一個人影,六月的京都清晨竟有幾分涼意。我們倆坐在寺院前的台階上,sakura jane開始吃她的早餐,我則是拿出明信片寫著答應給我的英文老師的旅行禮物。

 

 

早餐吃完了,明信片寫完了,好一會兒我們才聽到開院門的聲音。開門的尼姑被我們倆嚇了一跳,她可能沒想到怎麼有人那麼早出現吧!曼殊院非常小,它有名的地方是這裡的設計乃仿照桂離宮。曼殊院原位於比山西塔,西元1656年遷至現址。院內可參觀以授野探幽的障壁畫做裝飾的大小書院,以及遠州流派的枯山水庭園。大書院的葫蘆與扇型門把、小書院內菊花型的拉窗和富士山型設計的裝飾鐵片等,隨處可見與桂離宮相仿的精湛設計。

 


 

老實說我是去了京都才知道自己超級討厭「枯山水庭園」、「迴遊式庭園」,可能因為我看不出什麼名堂吧(沒有打禪觀想的慧根),所以曼殊院的枯山水庭園只讓我慶幸沒失心瘋的去預約桂離宮的參觀行程。但是我在曼殊院小小販賣部倒是有個挺有元氣的對談。

我本來就挺喜歡心經,那天發現那樣的小書便十分歡喜的挑選,sakura jane與我說了一會兒話便自顧自的去看她的庭院了,那時在販賣部裡的小尼姑是一早被我們嚇一跳的女孩子,她十分可愛,滿臉好奇聽著我和sakura jane的對話,剩我一人時她忍不住開口:「你喜歡心經?你看的懂嗎?」我簡單的說:「喜歡,大致懂一些。」她聽了很高興的跟我說:「我每天早上要唸心經再打掃寺裡,大聲唸心情會很好,不過我不太懂內容。」我跟她說我不會唸但很喜歡抄寫,她聽了瞪大眼睛一直說:「好厲害喔!」崇拜的表情讓我很想當場變出一份我寫過的手抄本給她看,對於日本人來說充滿奇怪漢字的心經應該是天書吧。

 

 

 

‧巫婆的手抄心經版

但她接下來問題讓我有點傻眼,她問我從哪裡來,當我說:「台灣。」時,她竟然用疑惑的表情跟我說:「台灣人不是都說英文嗎?」真是太霹靂了,我還不知道我們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咧!我跟她說我們說的是「中國語」,但想想不是太對,所以又加了「還有台灣語」,結果她又不解的說:「所以你們是說中國語、台灣語和英語囉?」看她這麼執著我們很會說英語這件事,我也只好眛著良心說:「是,我們也說英語。」因為我的日文已經詞窮啦。

我會很記得這件事是因為我當時一直想到村上春樹的兩本書-《地下鐵》與《約束的場所》,是什麼樣的社會會出現奧姆真理教,又是什麼樣的社會會出現一個分不清台灣、中國、香港的現代年輕日本人?

 

 


這麼想也許沉重了些,畢竟那個小尼姑看起來十分快樂,每天有元氣且愉快的在那安靜小巧的寺院裡生活著,托她之福,我也覺得那天買的心經充滿平靜的幸福,讓我的旅行充滿愉快與充實的回憶。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來今年又是荒廢的一年,一點也沒有牛年的勤奮樸實,相較於巫婆的渾渾噩噩,今年可是有個小人很努力喔,她很努力的從小小Baby變成一個有著超長睫毛和卡哇伊笑容的小可愛-那就是巫婆格子裡的第一女主角趙妞妞小妹妹囉。

 


 

妞妞現在很厲害囉,聽到自己的名字會舉手,像是在說「有!」。她還會跟人打招呼,方式就是對你發出一聲「喔」或「啊」,不過這傢伙有點來者不拒,路人甲路人乙都可以在她心情好的時候得到一個「喔」和一個燦爛笑容。雖然每兩、三禮拜妞妞就會來公司串門子,還是巫婆驚訝於時間的魔力與快速。

 

 


 

一轉眼妞妞週歲了,我只能說:「妞妞,你要快點長大,巫婆阿姨呢會努力不要變老,在你能口吐人言之際,讓你叫我一聲『姊姊』。所以我們兩個都要加油喔!」

 



* 妞妞初登場   趙妞妞與Perter Pan

 

 

妞妞趴兔 紅包

 

 

真的女大十八變喔 現在超可愛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在某本旅遊書的地圖上發現高瀨川的蹤跡,但是還是比對不出TIME’S的位置,「不管怎樣這次我無論如何想到TIME’S瞧瞧」我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出發的,還好那天住宿的町家老闆娘知道TIME’S,親切地我們告訴詳細位置,讓我們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找到這棟灰色的建築。

 

 

 

一直以為TIME’S是間義大利餐廳,到了高瀨川旁才發現它其實是棟類似集合商場的建築,其中的確有間義大利餐廳,臨水的開放空間十分引人注目,這也是常出現在介紹安藤忠雄建築裡的場景。

 

 

TIME’S裡其他的商店似乎都是服飾店,我沒興趣(我從來沒參加過百貨公司的週年慶),加上肚子不太餓也沒想吃義大利麵(其實是旅費很拮据),因此只是順著高瀨川漫步一路拍照。三条通始終不曾拜訪過,這裡的氣氛與四条通大不相同,有許多居酒屋,較為庶民感覺(這裡也是《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第一章開始的地方)。

 

 

原本不覺得沒進到TIME’S裡逛逛是遺憾,但最近看了安藤忠雄的新書發現TIME’S在他的建築歷程裡可算是一棟重要的建築,也是他少數的商業建築。

高瀨川是條人工運河,在親水的京都高瀨川卻曾是一條被遺棄的河川,二十多年前高瀨川旁的建築物全是背對著河川的。安藤忠雄要挑戰的當時十分缺乏的「景觀再造」的觀念。TIME’S完工於1984年,在二十幾年前要設計一棟維護如此不易的建築是很大的挑戰,不只要跟業主溝通,還要和市政府的法規對抗。

 

 

‧電線桿旁的小通道也是進入TIME'S的路徑之一

TIME’S的一期與二期間有開放空間的通道,安藤忠雄是以京都的小路通為發想,在建築體內還有露天的連接部分,下雨天的話還得打傘呢!看到那一段敘述時,我想起自己忘了建築是立體的空間,是需要實際到建築體裡感受的,更何況安藤忠雄的建築空間裡常常是迷宮,沒有「身歷其境」怎麼算是到此一遊呢!

 

 

 


 

每次拜訪安藤的建築總是不知為何會留下一些小小的遺憾,我明明買了李清志的《安藤忠雄的建築迷宮》,可是他的尾到那篇寫的太沒我的FU,害我錯過了TIME’S的重點(書裡有寫),不過也無妨,只好當做下一次拜訪的動力了,雖然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有機會再到京都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書的故事發生在百年前的京都(是的,又是京都),綿貫征四郎受了友人父親的請託,照管一棟有著庭院、水池、緣廊的日式舊宅。從他住進這棟古老的房子後怪事就不斷發生,已經在湖裡失蹤的友人會從掛軸裡划著小舟出現。綿貫征四郎是個沒有隔夜糧的窮酸書生,自是與戀愛無緣,但第一次被愛慕,對方竟是株日日紅,這也慘了點!庭院的池子出現了河童,鄰居太太卻不以為意,上山找和尚下棋卻遇到貍貓作弄。花精、水瀨、小妖輪番上場,雖然不解風情的綿貫征四郎常常被嚇倒,但那個不思議的世界卻讓人感覺無比溫暖、心生嚮往,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的感情其實是很單純的,所以能看見與我們一起生活的精靈們,能自在無私的一起享受溫暖的陽光、輕柔的涼風、甘美的泉水。

我對於綿貫征四郎的生活十分羨慕,只要寫寫稿子、唸唸書給百日紅聽,鄰居太太便會送點飯菜來,日子雖清苦卻不太需要與人打交道,雖然那些人魚啊、河童啊、小妖啊似乎很喜歡到他家串門子,那又何妨。不過我更羨慕的是故事裡的那棟房子,要自己是那房子的話,生活一定更有趣吧。

我從小就很不喜歡自己得是個人這件事,大家都喜歡的事我常常不是那麼喜歡,談戀愛的時候不明白為什麼非得黏在一起,工作的時候不明白為什麼不可以跟討厭的同事說:「離我遠一點!」,被主管罵的時候就是倔強的不說好話(朋友說女生就是要撒嬌),因為不知道不了解也不喜歡大家的思考邏輯,所以老是覺得自己在格子外。所以我總拍不好人像,想來也許是這個原因,我好像不太了解人的感情。比起人我拍的房子漂亮多了,應該不是因為建築物不會動的差異吧?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想成為直島上的房子,因為去了地中美術館,念念不忘那裡好藍好藍的天空、好清澈的海水、無比潔白的雲朵、舒服溫暖的空氣,成為一棟直島的屋子,每天聽聽海浪聲、看看白雲飄,欣賞四時不同景色,更別說那裡也許有不輸給京都的魅麗妖怪也說不定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鈴木敏夫與宮崎駿、高勳的相識過程十分有趣且具代表性,這三人的個性與日後的互動模式幾乎就在相識的初次成型,只能說這三人都是真性情的歐吉桑。鈴木敏夫原來是編輯,因為想找高勳寫專刊所以打電話給他,對於完全不認識的人邀稿,高勳可以滔滔不絕的講一個小時的電話只為了說明:「我不想跟你會面!」就在鈴木敏夫已經暈頭轉向的時刻還加一句:「這部動畫還有另一個製作人宮崎駿,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電話轉給他。」根本不知道宮崎駿是誰的鈴木敏夫發現電話換人了,而且劈頭就是:「關於這部動畫我有很多話要說,請給我十六頁!」鈴木敏夫原本只預留特刊八頁的一部份,結果花了一個半小時講電話換來的是一場空,因為高勳不寫,宮崎駿要十六頁,完全兜不攏,連見面都不必要了。

不過因為這通電話大大引起鈴木敏夫對兩人的好奇,鈴木敏夫還是找了機會去「認識」宮崎駿、高勳,展開此後三十多年的情誼。

我是那種相信工作磁場的人,不過前提是得「樂在工作」,因為喜歡自己的工作,能從工作中得到樂趣與成就感,自然能碰到志趣相投或是合作默契佳的工作夥伴,如果上班真的只是為了錢,或是成天計較誰做的多誰做的少,這樣還拿「磁場」不合當理由,那就很可笑了,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

我一直對從事過編輯工作的作家很感興趣,日本編輯的工作型態與台灣的不太相同,鈴木敏夫稱自己是「編輯型的製作人」,這是讓我對此書產生興趣的一大主因。鈴木敏夫說編輯工作主要是向作家邀稿並協助其完成作品,執行工作任務時除了要和作家合得來外,還要在作家產生新的創作慾念時當他的第一個讀者,但是第一個讀者可不好當,鈴木敏夫說當作家的第一個讀者的關鍵在於作家向你傾吐什麼的時候,要高明的搭話,搭話的時機不對,編輯便無法取得作家的信賴。搭話要搭的高明,必須多了解這位作家所受的教育,並讓自己具備同樣的素養。

看來很簡單的一段話,但要真正做到何其困難,如果不是對於自己當下所做的事抱著極大的熱情,怎麼有辦法完成。鈴木敏夫為了想和宮崎駿、高勳深入交往,所想的辦法是把與兩人會面的談話原原本本的紀錄下來(他們三人幾乎是天天見面),看他們提過的書籍、電影,這樣的「功夫」他做了幾乎十年。雖然鈴木敏夫在書裡所述說的口吻都是輕鬆有趣的,但反覆閱讀此書的我深深覺得只有真正努力付出心力工作的人才有資格說出「樂在工作」這四個字。

不過鈴木敏夫也不是一直居於追趕的劣勢,要知道能當首席製作人也不是簡單的角色,我記得書裡有一段很有趣,宮崎駿製作《魔法公主》時原本要用另一個片名《阿席達卡艸耳記》,「艸耳」這兩個字要連成一字,是宮崎駿自己造的字,意思是「一段口耳相傳的傳說」,宮崎駿很愛取這種怪片名,可是鈴木敏夫覺得這樣不利宣傳,所以在預告片時便直接用了《魔法公主》,從不參加預告活動的宮崎駿是在生米煮成熟飯後才發現,雖然生氣也沒法改變了,所以感覺這三人的相處模式真的很像食物鍊,很有趣。

食物鍊的另一端是高勳,在鈴木敏夫的筆下高勳是個很聰明的人,也是宮崎駿最在意的前輩。高勳可以只靠看書和與人訪談就寫出一本研究紅花的書!話說在《兒時的點點滴滴》裡是以摘紅花為提材,高勳是那種會對「怎麼做」感興趣的人,結果在拍攝動畫的過程中他完成一本「紅花要這樣加工製造」的研究專書來,最神奇的事在後面,高勳研究出的方法與他們採訪的農家不同,但後來工作人員找到米澤的一位紅花達人,達人看了高勳的筆記後說:「這的確是最正確的做法!」

勳當過《風之谷》的製作人,他可以用簡單明確的方法控制預算與分配工作,而且是在第一次當製作人的時候,由此可見他能力之強。不過這樣的人卻可以因為想不出連載卡通的片頭就與製作人爭論:「為什麼這個卡通要每週播出?」這種巫婆覺得很無賴的問題,而且還是在已經要開天窗的狀況下爭論了四個小時!

除了高勳、宮崎駿這兩位很會胡攪蠻纏的歐吉桑外,這本書裡還有兩位我也覺得很佩服的歐吉桑,一位是鈴木敏夫在德間書店當編輯時的主編尾形先生,怎麼厲害呢?可能要看書才可以了解,但我很佩服的一點是他竟然可以以「喜不喜歡這個人」當座位分配的依據,這種行為讓我覺得很好玩,雖然我如果碰到這種主管可能很不爽吧,但在書裡看到卻覺得:「真是有真性情的歐吉桑啊!」

另一位是德間書店的社長,這位社長讓我見識到「氣魄」這回事,因為他跟鈴木敏夫說:「錢不過是一張紙嘛!」而且他是打從心底這樣想,所以做了很多他想做且不惜代價的事,包括資助大陸導演拍攝激怒中國電影,如《紅高梁》、《菊豆》與《藍風箏》。我很喜歡他說過的一句話:「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就跌倒,一跌倒事情就會過去。」雖然不知道怎麼跌倒,可是我想能有勇氣接受跌倒的人還有什麼事做不到呢?這麼一想好像很多束縛都不見了,心情也輕鬆了起來。我覺得沒有經過大風大浪的人應該說不出這樣的話吧?

總而言之千萬別被這本書那不怎麼有趣的封面騙了,這書雖筆調輕鬆有趣,反覆翻看則對於鈴木敏夫的「仕事道樂」有不同的體會,那是用了心工作的人才會有的生活。我最喜歡其中的一個小故事就給我如此感受。話說宮崎駿在畫《龍貓》的時候,鈴木敏夫對於姊姊皋月這個角色有點意見:「宮兄,小孩子這麼能幹長大會變壞喔。」原來他覺得姊姊太厲害了,一點也不自然。宮崎駿聽了很生氣:「我小時候就是這樣!真的有這樣的小孩。」原來宮崎駿小時候因為母親長年生病,他必須照顧家裡其他小孩,因有這樣經歷才會有姊姊這樣的角色出現。原以為這事就這麼過了,有一天宮崎駿突然跟鈴木敏夫說:「你來一下。」接著給他看了姊姊皋月因為擔心媽媽會死掉而哭的戲。鈴木敏夫說:「原來這時候她會哭啊。」宮崎駿說:「我讓她哭的。鈴木兄,這樣她長大以後就不會變壞了吧?」鈴木敏夫說:「不會。」宮崎駿立刻開心的笑了。什麼樣個性的人會如此認真的討論著動畫裡虛構人物的未來?但也因為他們是如此真心真意的投注其中,宮崎駿才能這麼讓人感動吧!

鈴木敏夫的「仕事道樂」絕對不是一條輕鬆容易的道路,但我很羨慕他能走的如此愉悅,那該是努力過後所擁有的甜美果實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傑夫無法改變自己奇特的命運,他總是在43歲死去,醒來時回到18歲,
然而,他不斷重來的人生卻一再偏離命運軌道……

 

我其實對「時光旅行」的故事有點冷感,想參加試讀純粹是因為這本書是《今天暫時停止》電影的靈感來源,因為很愛《今天暫時停止》所以忍不住申請了試讀。結果還是如巫婆的預期,這是部很特別的小說,故事裡關於「時間」這個叫人又愛又恨、令人迷惑至極的東西做出了無限想像卻又無比合乎邏輯的橋段設計,但我還是不能說我喜歡這本小說,因為我不喜歡時間旅行嘛!

 

看完這本書的人我想百分之八十應該都會想到作者在這本書裡想引導出的問題:「如果人生可以重來,而你已經知道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你會怎麼做?」

我想答案一定是形形色色,巫婆的答案是:「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這句猶太人的諺語我記得是從米蘭.昆德拉那裡看來的,這是他一九八五年獲得耶路撒冷文學獎的講稿標題。為什麼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咧?因為人類越思索就離真理越遠-這是米蘭.昆德拉的說法,巫婆也同意「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但我的想法與大師略有不同,我覺得不管人類思不思索,真理都會離人類越來越遠,基本上人類從來就是個愛自找麻煩的傢伙,即使真理乖乖站在我們面前,多數的人還是看不見的。

就像書裡傑夫他從一開始就不知為何認定了是不是因為他犯了錯所以得REPLAY,於是他不停的用自以為是的想法修正,於是在每一次REPLAY後不停的憤怒與失望,因為他認為自己應該「做對了」!但人生真的有正確答案嗎?什麼才是「正確的人生」?有富可敵國的財富?有貌美如花的妻子?有聰敏可愛的孩子?有健康年輕的身體?我想沒有人能說即使全擁有了這些就是「正確的人生」或「幸福的人生」吧?

對巫婆來說有機會REPLAY的人生我一點也不想嘗試,儘管我過去數十年的人生跟「完美」沾不上邊,但我不後悔所以我不想重來。「如果能重來一次,那我一定……」很多人會向許願似的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但想重來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做錯了還是不想承擔做錯的後果?通常都是後者吧,而且越是這樣的人越會一再重複犯錯,因為他們一點也不想面對錯誤、承擔責任。

我自己是很少後悔的人,那並不表示我很少做錯事,相反的我還蠻多時候不能把該做好的事做對。很少後悔的原因是我是那種臉皮還蠻厚的人,錯了就改、就道歉、就反省,老實說這很難,但比起不斷後悔我寧可選擇前者,大概是個性使然吧。

人生真的是在不斷的挫折與錯誤裡渡過的,比起不斷後悔而想REPLAY的人生,或是完美的不會犯錯的人生,我比較喜歡永遠不能REPLAY而且會犯錯的人生。不能REPLAY所以要努力往前,不想後悔所以要不斷從錯誤裡學習,就像編織,不要怕打錯、不要怕拆掉重來,只要把每一次拆掉重打的機會當作練習,那麼完成的作品就越完美,成就感也越大,這不就是人生嗎?

===================================================================

【故事簡介】

 

肯恩.格林伍德這本受到高度讚譽的小說《Replay重播》是延續傑克.芬尼(Jack Finney)《穿梭時空》所建立傳統的時光旅行經典,作者在這本書中提出一個引人深思的問題:「如果人生可以重來,而你已經知道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你會怎麼做?」

 

  電台記者傑夫43歲時死於心臟麻痺,醒來時回到了18歲。每件事看起來都跟原來一樣,卻有點不太一樣:他帶著未來25年的記憶。他知道每屆職棒世界大賽的結果、賽馬的冠軍得主,甚至知道華爾街哪支股票即將大漲。

 

  只有一件事他不知道:為什麼是他?為什麼他得不停地重複同樣的人生?他一次又一次地贏得又失去所有心愛事物,這樣的輪迴到底要重複多少遍?

 

  傑夫知道的未來變成了詛咒,他想盡辦法挽救曾經錯失的命運抉擇,但他一次又一次地死去、醒來。他無法讓時間停止,他不知道上帝為什麼要跟他開這個玩笑。他開始自暴自棄,過起荒誕無稽的生活,直到遇見了潘蜜拉。

 

  潘蜜拉跟傑夫擁有同樣的命運,卻懂得盡情享受人生,並且善用上天賦予的時間。傑夫與潘蜜拉相愛,兩人成為命運與心靈相依的伴侶。

 

  既然他們找到了彼此,在這廣袤世界上,是否有其他人也擁有相同的命運?他們是否肩負了上帝賦予的某種使命?傑夫每一次死後醒來都面臨同樣的抉擇:他該選擇不一樣的人生,還是該選擇再愛一次?

  傑夫與潘蜜拉在無數次重生中重逢、相愛、分手、生離死別,嘗盡生命能賜予的酸甜苦辣,卻也發現到,他們重生開始的時間變得越來越晚,醒來的時間也離死亡時刻越來越接近……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