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次計劃行程時都會有那種「去那裡做什麼」的地點出現,說來不好意思,這種地點通常是我提出來的,今年的日本東北行最無用地點就是「寺山修司紀念館」,很困難的應該是安藤忠雄的繪本美術館(所以得放棄),去年的紀伊半島之行最困難的依然是安藤忠雄的木之殿堂,最好笑的地點則是巫婆認定的-「紀州鐵道」。

 

 



 

其實一開始紀州鐵道根本不在行程內,或者應該說我們不知道有「紀州鐵道」這名詞。原本和歌山最早確定地點是「道成寺」-這個在能劇與歌舞伎裡常出現的舞台-清姬與安珍故事發生的地點。但只去道成寺似乎單調了點,剛好在翻找旅遊資料時無意發現從JR御坊站到西御坊站這短短的2.7公里是日本第二短的鐵道,於是這裡就順理成章的成了和歌山的第二個行程。

 

 


 

 

當我們從道成寺趕回到JR御坊站,原本還打算問站員怎麼搭「紀州鐵道」的電車怎麼搭-因為小小車站裡只有兩個月台,卻怎麼也沒看到紀州鐵道路線上的站名,結果一轉頭在月台的角落竟發現靜靜停靠準備行駛的電車。

 


 

原來紀州鐵道算是地方支線,他有個特別座-零號月台,跟以前去過的境港線是一樣的。紀州鐵道最早是御坊的臨港鐵道,昭和三年(1928年)開始通車到現在已經超過八十年了,一共有五站:JR御坊站→學門→紀伊御坊站→市役所前站→西御坊站。以前還有日出紡績前站與日高川站,可惜這兩站廢站了,不然一路坐下去就可以看到太平洋。

 

 


 

在台灣很少坐火車的我到了日本卻變成了日人口中的鐵女,原因無他,只因日本的鐵道太發達、太便利、太有趣也太多樣。像紀州鐵道這樣小巧而無特色的鐵道,即使一路都是無人車站也依然盡力維持真的很難得,尤其可愛的是鐵道公司還會找出讓你想來搭車的各式原因,比方說他會宣傳這是『日本第二短的鐵道』,或是在「學門」站設立一個學門地藏吸引學生來這裡參拜,這都是旅行的小發現,也是最有趣的地方了。

 

 




 

老實說上車之初也沒想過要搭到哪裡,火車走得慢,兩旁極靠近民家,很有京福電鐵的感覺,所以我們也就順理成章坐到了最後一站。最後一站只有一個學生和我們兩人下車,學生穿過小路很快不見蹤影,司機先生則下車休息去了,只剩巫婆和櫻花珍兩人四處閒晃拍照-我們會不會是台灣唯一到過紀州鐵道的無聊二人鐵女組?

 







 

終於司機回來了,我們再度上車慢慢回到JR御坊站,下車時一路沉默的司機先生給了櫻花珍一張紀州鐵道割引券,我們都覺得很好玩,不知道那個司機先生是想給我們當作搭過紀州鐵道的紀念,還是真的期待我們再度搭乘?不過不管如何他心裡一定有個疑問:「這兩個外國人是來幹麼的啊?」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去消災解厄之前要先拜拜還有敲鑼‧鑼聲越大越好喔



.第一次過這個橋(還是轎子)添完油香還有一個可愛的虎爺吊飾喔

 

從小我的記憶裡老爸是不拿香,後來雖然拜了觀音也只限於那尊賜了頭籤給老爸的觀世音菩薩,所以老爸在的時候我們不是那麼常往寺廟跑,老爸不在了的家改變是很微妙的,不是那麼容易說的明白,只是今年除夕陪著老媽和老弟有樣學樣的當個台南人到大天后宮拜拜求平安時,我的心裡忽然有了一些以往不曾有的歸屬感。

 

 




.今年這個祈願卡可以DIY有很多項目可供選擇 ,我們家三個分別祈求的是身體平安事業成功和家庭美滿,越是平凡的願望越難達成呢

 

在老爸離開這麼多年之後,我想我們終於找出自己在這個新的家庭裡的位置與角色,也許以後還會碰到許多問題(我說過每個家庭都有永遠解不開的結和沒有答案的難題),但我會努力記得在2010年邁入虎年的除夕裡,我在大天后宮裡溫暖愉悅的心情-我想老爸在天上應該也是微笑著的吧,今年可是他的年呢,我相信他在天上也一定守護著我們。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式年遷宮始於距今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七世紀後半葉,後來雖然多少有一些例外,但直到一九九三年已經進行了61次式年遷宮。下次的第62次式年遷宮預定於二○一三年舉行。

 

 

 

 

巫婆覺得這個「活動」很日本,因為日本人超愛把東西保持的很新很新,每次看到日本學生的制服就覺得很神奇,他們怎麼可以把衣服穿得像才剛買來的一樣呢?想到連神宮的「汰舊換新」制度早在1300年前就制定,果然這種「喜新厭舊」的習慣早藏在日本人的基因裡吧?所以當有機會計劃紀伊半島之旅時,心想伊勢神宮是無論如何都一定不能不去的景點。

 

 

‧因為要把櫻花珍跟神木合照的相片PO出來,公平起見就出現了我在五十鈴川洗手的呆樣囉

結果老實說即使實際走了一遭,我還是連「本殿」是啥模樣都沒搞懂呢!那在本殿旁的空地上有什麼玄機自然是更難明白囉!只不過很多事物不親身體驗是無法領會的,例如一般神社都有「御手水」,可是伊勢神宮的御手水可不是小亭子而是-五十鈴川!夠大器吧。還有這裡到處都是幾個人合抱的大樹,因為太高大了,走在林子裡反而聽不到走過宇治橋時那樣清楚的樹木搖動的海浪聲。

 

每次走進這樣的地方就感覺到這裡真的是神界,時間彷彿停止,在高大的森林裡人顯得渺小,連空氣的密度也不一樣,真的有淨化的能力…但另一方面這樣的森林也是「可怕」的,因為某些地方樹木濃密陰暗的叫人不敢靠近。

 

 

 

 

神明也是一體兩面的吧-有時候慈悲有時候粗暴,跟大自然一樣。大自然是必須真心且誠實以待的,否則會得到反噬。我想很久很久以前的人們早就了解這一點,所以在神社設下結界,以這樣的超越時間的方式讓我們有所體會,也難怪伊勢神宮會是日本人一生至少必須參拜一次的聖地。

 

 



‧神樂殿也是重要的景點

 


‧伊勢神宮裡的所有建築都是重要文化財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紀伊半島原本就是有古老神話與悠久歷史的地區,除了熊野三社,伊勢神宮更是日本人一生必定要去參拜一次的聖地。伊勢神宮主要由內宮與外宮所構成,我們抵達伊勢車站時已是下午,所以沒有從外宮開始參拜,而是直接搭公車到內宮。內宮的正式名稱是皇大神宮,祭神是天照大神。天照大神是皇室的祖神,是日本民族的最高之神,是八百萬諸神的象徵。

 

 


 

內宮創建於約兩千年前。自第一代神武天皇到第十代崇神天皇時代,天照大神一直都是被供奉在古都大和(現在的奈良縣)的皇宮之內,但第十代崇神天皇時疫病流行,災害頻生,所以崇神天皇就命皇女豐鍬入姬命在皇宮外祭祀天照大神,其祭祀之處在奈良盆地東部。到第十一代垂仁天皇,他命皇女倭姬命去尋找最適宜祭祀天照大神的地方。

 

 


 

倭姬命從大和出發,經近江、美濃來到伊勢,到達伊勢後的倭姬命得到了天照大神的神示:「神風伊勢是美麗的魚米之鄉,我希望永遠住在這裡。」於是倭姬命在此建立了永久祭祀天照大神的莊嚴神宮,這便是內宮的由來。

 

 


 

 

會說「GAREDE OF GOD」讓我想起伊勢神宮,當然不是因為它叫「神」宮,而是來到內宮時有個很特別的現象讓我至今難以忘懷,這個特別的現象跟神宮的由來有點關係,甚至跟森林也有關係喔!整個伊勢神宮其實是被森林圍繞著的,這座森林稱為神宮林,內宮當然也被森林包圍,不過要進入內宮的腹地還得渡過架在五十鈴川上的宇治橋。我說的特殊現象就是從橋上望著包圍內宮的森林會感覺很不可思議,為什麼呢?因為橋的這一頭風平浪靜,參宮案內所旁的樹木只是優雅的小小擺動,但橋的另一頭卻是樹海翻騰,不斷傳來一陣一陣海潮似的聲音。「果然是神明住的地方啊!」記得我那時心裡是無比敬畏的這麼想著。

 

 

 

在如此古老的土地上,真的可以感受到那不可思議的力量,沿著五十鈴川蔓延的森林有著深淺不同的綠,神風吹來便翻騰出綠色波濤的海浪,很美很神話。

看到《禁忌的樂園》的最終結局時,我心裡想的是:如果事物(或者人)的好與壞是取決於觀看者的心靈判斷的話,那麼在GAREDE OF GOD裡棲息著的到底是撒旦還是天使呢?對我來說在內宮廣大的森林裡,我所感受到的應該是天使的氣息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巫婆這個年紀的人來說,不管喜不喜歡三島由紀夫的小說,接不接受他的美學觀、世界觀,或者了不了解他所信仰的軍國主義,都不會不知道《金閣寺》。我對三島由紀夫的小說不感興趣,但十年前第一次的金閣寺一遊還是免不了被那金碧輝煌的舍利殿給震懾住,那舍利殿果真如畫十分美麗卻帶著一絲虛幻,依然記得當年看完照片的同事說過:「這房子真的就像照片裡的樣子嗎?美的就像假的耶!」

 

 

美麗卻虛幻就是我對金閣寺的印象,不過第二次和櫻花珍一同參拜時感受又不一樣了。開始參拜就得買「票」,到目前為止我從沒見過哪一間寺廟或神社的賣票窗口這麼多的,可怕的是每個窗口前還大排長龍(外國人和學生是大宗)!而且我去買票的時候還被櫃檯裡鈔票之多給嚇了一跳!怎麼說呢?給錢的時候可以看見賣票人的旁邊有個四格的木櫃子,大概有16K的書一般高吧,分別放著一萬、五千、二千、一千的紙鈔(把收銀機想成直的大概可以了解),每格的鈔票幾乎都超過一半……誰可以告訴我15公分高的一萬日幣應該是多少錢啊!每天這麼多錢可以收,那座舍利殿要貼一百層金箔也沒問題吧!

 

 

不過撇開「生意很好」這件事,金閣寺的美是無庸置疑。金閣寺的正式名稱是鹿苑禪寺,室町時代的代表建築,也曾經是日本政治的中樞。外牆貼滿金箔的舍利殿有三層,各採不同建築式樣,線條優雅簡潔。第一層是稱為「法水院」的寢殿造樣式、第二層是住宅風格的武家造、第三層是禪宗式樣,稱為「究竟頂」。隔著鏡湖池遠眺,水上水面兩座金光閃閃的金閣寺相互輝映的確美麗。

 

聽說金閣寺的名氣與富士山齊名,我想應該沒錯,因為這裡外國人之多也是一奇,巫婆在拍照時還得等空隙才有機會拍到想要的照片,不過我在金閣寺已經從日本歐吉桑殺手進化到美國爺爺殺手,因為一位跟著旅行團來的爺爺一直極力要幫我和櫻花珍拍合照,害我們只好速速拍完,禮貌的跟爺爺謝謝say goodbey





 

 

第二次重遊印象深刻的是多了時間慢慢逛逛這個已經被指定為國指定特別史跡的池泉迴游式庭園。我對庭園不太感興趣,倒是對於庭園裡的茶室有點好奇,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夕佳亭」是十分著名的數寄屋造茶室,一八九四年重建至今也有一百多年的歷史,維護的很好,一點都沒有歲月的痕跡,果然不愧是千年京都啊!

 


 

 

「夕佳亭」是取自「夕」日照金閣為「佳」之意,名字與意境都很美。

 


 

 我的英文名字跟日文的繪馬一樣耶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