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來不曾有過「生而為人真好」這樣想法的巫婆自然不會認為:只要長大了就會有好事發生,不過一直當小孩可能更苦惱(看看柯南就知道了)。每個人似乎在某個時期都會感到特別孤單,有人靜靜躲起來,有人瘋狂找朋友,不管是躲起來或是出去瘋,都是自我防衛的機制,因為在那當下我們可能以為人真的會因為寂寞而死去。

但即使我們的人生只能順流而下,我還是覺得人得往前看。《不適合少女的職業》裡有個很特別的「隱喻」,主角因為一本書裡關於原始人的故事而淚流不止,因為她感覺那個原始人就是她自己的化身。故事是原始人因為受到熊的攻擊,妻子死了他於是躲到山洞裡,不吃、不喝、不出聲、不做愛,他想就這麼躲著直到威脅消失。

遇到攻擊先躲起來當然也是選擇之一,可是要就這麼什麼也不做嗎?問題永遠不會自己消失,視而不見只不過讓它慢慢成為怪物,直到我們自己再也無法駕馭。當我們感到寂寞無助的時候,除了躲起來和找朋友這兩種方法外就什麼都不能做了嗎?我想對於我來說至少還有一種方法-挖井。

在《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這本書裡,兩位對談者說到關於挖井的事。書裡說到夫婦如果想要理解對方,不能光靠理性互相交談,而是得挖掘彼此的「井」。這裡的「井」很難解釋,但那是我們心裡的最需要被了解的部分,不管是希望別人了解自己、接納自己,或是自己想要獲得答案的時候,我想都需要好好的挖井,從本質上了解自己的存在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樣才有能量繼續順流而下。

我說過雖然不覺得可以成為人類是件好事,長大也不一定會遇見好事(我沒有遇見白馬王子,也沒遇見用不完的白花花鈔票),但偶而還是會有「長大真好」的時刻就像現在-迷迷糊糊渾渾噩噩的走過國中歲月,但現在的我可以用不一樣的角度來看待那段灰色的歲月。雖然辛苦還是選擇「挖井」成為我順流而下的能量,至少現在的我有能力製作武器保護自己。

能平常平安平靜平實的長大還是很幸福的吧。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岸渡寺的歷史十分古老,創建於西元313 ~ 399年,本堂為豐臣秀吉所建,是重要的國家文化財。我被本堂古老的模樣吸引而走近,這才知道這裡居然是拍下那智瀑布的重要取景處,凡事有果必有因,當初最早創建青岸渡寺的裸形上人就是因為覺得那智瀑布非常像白衣觀音才在此落腳,因此這裡有那智瀑布的最佳視野也就不足為奇了

 

 


‧很特別的六角形木建築

 

 

走出青岸渡寺總算完成熊野三社的行程,也許是終於達成目標心情輕鬆了些,我們下山回到公車站,居然還有時間在商店中喝咖啡歇息一番。4:25一到,早先幫我們查詢巴士時刻表的老先生特地走過來提醒我們該上車了,真是很感謝他的關心。搭公車回到紀伊勝浦站約五點,感覺還有時間因此想再跑一個地方-古座。當初行前找資料時知道司馬遼太郎曾到過古座,而且好像還有個紀念館是他住過的地方,所以想說有機會的話要去走走。

 

 




 

往古座的車是普通車,正好是下課時間所以都是學生。結果到了古座已過六點,下了車才發現往古座其實還得過一座橋,但時間已晚所以只能在車站附近隨便走走,在橋的這一端眺望對岸,似乎有幾棟老房子,屋頂藍得很美麗,遠遠還有一座跨海的大橋。

 



 

 

走回車站,搭六點半的車到串本,串本最有名的景點是橋杭岩,不過天黑了還來的原因是-這裡可是日本本州最南端的車站喔!為了這有點無聊的原因我們才在這裡下車。兩人下車走了走居然發現書店,當然是非逛不可。出了書店就近找了家餐館吃飯,這家餐館是牛排餐館,我們自然是吃牛排啦!

 



 

 

不過這餐吃得有點心驚膽顫,因為怕趕不上車,幸好出菜快,兩人只用了十五分就把牛排解決,趕上八點半回紀伊勝浦的車。回到紀伊勝浦已經九點,雖然還是住的是溫泉旅館卻十分沒享受到悠閒的渡假氣氛,這大概是我們貪心的宿命吧?

 

「熊野三社一天完成真是太趕了!」記得當天回旅館時心裡是這麼想的,不過事隔一年的現在回想起來,只是有些遺憾沒弄懂熊野古道,能一天趕完熊野三社也不錯,反正我也只是一知半解,如果花兩天的時間,maybe我反而覺得浪費呢,果然是窮酸心理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苦楝真得很漂亮。

春天時開花,淡淡小小的紫花滿樹不見一片綠葉,像一樹紫色的棉花糖,因為她的花很香,帶著一抹甜;夏天滿樹翠綠,細細透透的小葉子,像一樹綠色雲朵清爽而宜人;秋天結果滿樹金黃,那樣的顏色真的秋天極了,像栗子、像稻子,總之是豐收的顏色;冬天時枯枝滿樹,用盡了所有力氣展現不同風情的身體,要在冬天好好睡上一覺,來年的春天就會有更美麗的紫霧展現枝頭。

 

 




 

在書上看到了新港附近的小村子有株美麗的苦楝長在堤防上,於是決定放假時去瞧瞧。

這村子很小卻很有趣。有五分車的鐵軌、不再有列車經過的車站、不再有公車經過的票亭、還有辛苦的牛兒拖著稻穀在鐵軌漫步。但最美麗的還是苦楝樹。

 






 

這株用交趾陶的剪粘技法「種」出來的苦楝樹有八十尺長、八尺高,就長在堤防上,很美很美。以前看廟宇的交趾陶作品因為都是在高處,只感覺色彩鮮豔,但是看著這株苦楝樹感覺大不同,因為距離近所以看得到以陶碗為基底的剪粘藝術如何形成,不然以前看書都只是一知半解,能以這樣的距離欣賞真得很幸福。

 

 

 

這苦楝不只一次表現出四季,還讓我很懷念。因為樹上出現的天牛、金龜子、蟬都是巫婆小時候的玩伴。想想巫婆的小時候還是那種夏天下午可以爬到樹上抓蟬,晚上出來散步往路燈下一站便可看見滿地的綠金龜,抓一隻回家在後腿上綁上棉線就可以玩很多天。

一株苦楝忽然讓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幾乎遺忘的時光。

 






相關報導

http://times.hinet.net/times/magazine.do?magid=6430&newsid=2355485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到的是安平天后宮旁剛整理好的角落公園。我不知道這裡有沒有名字,如果是讓我起名字的話大概會叫「蒙啊波公園」,為什麼咧?因為這裡以前就是「蒙啊波」嘛!以前巫婆的朋友來安平都會覺得很奇怪,農曆七月尤其不敢來,因為路上得經過一段兩旁都是夜總會的小路,心裡總是毛毛的。不過這對巫婆來說則是見怪不怪,從我有記憶以來,安平的夜市都是在夜總會旁邊,可熱鬧的呢!所以有時候對於安平的改變巫婆的感覺總是很複雜的。

 

 








對巫婆來說,安平每改變一個地景,就代表一個記憶終將逐漸模糊乃至不復記憶,當然我不能冀望安平永遠是那個安靜地、沒落的、寂寥的小漁村,可是不管是新的公園、優雅的步道、熙來攘往的老街…這些都不是我的「日常生活風景」,所以我總是以帶著些許抗拒的眼神注視著不斷隨之而來的改變。

 



 

沿著貴雅山公園往東興洋行的方向漫步會經過一間教會,這間教會還有個小小的聖器博物館,並且它也是間幼稚園。東興洋行和小砲台是我很喜歡散步的地方,不過以前小時候可是鬼故事盛傳的地點喔,因為以前東興洋行是廢棄的,院子裡的榕樹又大得嚇人,會鬼影幢幢也不是沒有原因滴。

 

 

順著王城路往下走就是新的地標-鹽神白沙灘公園。這裡與湖濱水鳥公園、安平樹屋連成一區,還有一個宿舍,雖然遠眺風景十分宜人,但我老實說最不喜歡這裡。比方說那個不知所為何來的雕像與開幕時比賽沙灘排球的沙灘都給我作做的感覺,因為這裡原本是一大片木麻黃,隨時都棲息著上百隻的白鷺絲,而那個整修的整潔無比的宿舍,其實只是當初一大片台鹽員工宿舍的倖存者-只留這麼一棟能表現出什麼樣的「歷史感」?夜總會的旁邊有教會與寺廟也有著前人生活開墾的歷史因素,現在變成公園能看見什麼「歷史」?

 

 

我想這是我永遠的疑惑,總聽說要爭取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打著重現熱蘭遮城風貌的口號,可是我看到的只是抹去一切舊有的痕跡,努力消耗龐大預算的工程。所以我的感情總是矛盾的,搖擺的,還有更多的無法理解。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