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野邊地站到下北站之間的鐵路沿海而行風景優美極了


櫻花珍面對第二天就出包有些小挫折,巫婆其實沒啥感覺(難道是我花心思沒排行程?罪過!罪過!)所以當下跟櫻花珍說了瀟灑的話:「去恐山!」為什麼呢?因為恐山是櫻花珍的夢幻景點,也是我有稍微認真研讀的《宗像教授》系列很愛去的地方,這是兩人早就決定必訪之地。大間崎其實是巫婆來亂的地點之一,所以如果有哪一個地方必須去,那當然就是恐山啦!

 


還好九點就有到恐山的車,而且我們還有時間在下北物產中心小逛一下喝個咖啡(其實下北站很荒涼也就只有這裡能稍作休息)。到巴士站等候時發現有個奇怪組合也在等候往恐山的巴士,一個外國人和一對日本母女。原本看他們聊的熱絡以為是一起的,後來才發現大家都只是恰好要去恐山罷了。那個外國人的日文不錯也很愛說話,而日本母女則很禮貌的回應,很有趣。


 

.這裡的地名叫冷水,泉水的確十分冰涼


往恐山的路就和前往熊野大社的山路沒兩樣在山裡繞著。只是車子開到半山腰時,司機突然停了車,而車上的乘客也都像是有默契似的下了車,巫婆心想:「這是什麼情況咧?」還在疑惑,一起上車的母女檔熱情的跟我比畫要我下車,下了車才曉得大家都拿著瓶子裝山泉水呢!山水泉非常冰涼甘甜,回來以後查了恐山的資料,好像這泉水喝了可以多活十年喔!(不知道我的破爛日文解讀是否正確就是了)

 

 

終於車子到了恐山,一下車就聞到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在下北站一起上車的伯母很快樂的跟我說她是第一次來呢,然後就跟她女兒去買票入山門了,我跟櫻花珍則先研究了回程的班次才安心的開始探索這日本的三大靈山之一,名字叫人感覺恐怖的「恐山」。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心裡忐忑,和櫻花珍還是一早從八戶搭了慢車一路晃到三澤。前一天還在和櫻花珍癡心妄想:「說不定有公車!」,因為從青森縣立美術館拿到的「寺山修司紀念館」介紹傳單裡有張地圖,標示紀念館位於市民之森的區域內,感覺好像是個大地標。不過到車站窗口詢問的結果還是叫我們失望了,車站裡的阿輩斬釘截鐵的說了:「ない!」。真是個奇怪的地方,明明車站裡的觀光地圖也是大辣辣的展示出紀念館的照片與介紹,偏偏我們得搭計程車往山裡走,而且走著走著還出現了一片迷迷茫茫的水域,讓人分不清是河?是湖?是海?唯一清楚浮上腦海的念頭是:「日本人怎麼老愛把紀念館、博物館蓋在這樣鳥不生蛋的地方呢?」

 

終於車子停了下來,司機說:「到了!」下車瞧瞧更傻眼……紀念館的另一邊還漫步著好幾頭牛!這裡是牧場嗎?心中問號無數,但擺在眼前最大一個問號是:明明這裡有公車站牌啊!不過仔細研究之後發現-六月沒開!?真是好樣的,我們怎麼恰好在這時候來呢?不過還好有開館,因為這裡我從頭到尾沒費過心思查資料,回來找到「寺山修司紀念館」的網址才發現這裡約11月就閉館到隔年的3月……

 



 

陽光還濛濛的,我們不知道算不算第一組客人,館內只有一位服務人員,買完票後由她帶領我們進入展區(一片黑暗的展區喔!),當時心裡還想:「慘!要導覽嗎?我的日文已經完全不行了!」後來才發現這座紀念館的設計真的很特別,的確需要一點「解說」才容易進入寺山修司的世界。

 


 

寺山修司是個很難定義與了解的人(至少對我來說),如果上維基百科查詢會發現他的頭銜一大堆詩人、小說家、劇作家、電影導演、舞台劇導演、賭馬評論人……,所以在紀念館的櫃檯上可以看見「僕の職業は寺山修司です」這句寺山修司的名言。在我出生以前他就成立了實驗劇團「天井棧敷」,是一個極大膽與前衛的劇團,巧妙運用肉體、影像、音樂和詩的語言去實現他心中的表演美學。

 

 

在紀念館裡有許多書桌,每張書桌都巧妙地把寺山修司的資料做不同的呈現,牆上放映著他電影作品的片段。老實說我完全不懂卻有一絲絲哀傷的體會。也許是日本東北那種大片荒涼的平原、寂寥湛藍的海邊、冬季雪白無垠的風景,所以這些東北的作家們總有那不可捉摸的哀傷與奇異的溫柔,宮澤賢治如此,伊坂幸太郎如此。

 

 






離開紀念館我依然對寺山修司一無所知,可是我喜歡這個地處詭異的紀念館,雖然明明有JR東日本PASS還是得花3512¥的計程車車資,我還是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去接近一個完全不了解,而且可能永遠無法了解的人。透過另一個人的眼睛,我又發現一個嶄新的觀看世界的方法,即使這可能是個悲傷又詭異的角度。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