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0年的世足盃結束了,巫婆支持的德國隊只得到了第三名,但踢出史上最精采的雞肋戰還是挺叫人開心。為什麼支持德國隊?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原因,從第一次看世足就是德國隊的支持者,原因之一球衣是黑白色調我喜歡,原因之二打球乾淨小動作少,原因之三個子修長跑起來好看,原因之四德國是我最想拜訪的國家,原因之五我喜歡德國哲學家的理論勝過法國,原因之六因為溫德斯(Wim Wenders)是德國人。

一直很喜歡溫德斯的電影,雖然沒看過幾部,記憶也超級模糊。第一部是《巴黎.德州》,1984年的作品。說實話現在完全不記得故事了,甚至影像也模糊的很,但是那種感動、電影的調子、山姆謝普的神情還是深深印在我心裡(山姆謝普也是另一部我也印象深刻的電影《玻璃玫瑰》的男主角)。因為很喜歡《巴黎.德州》才認識溫德斯,後來還陸續看了《事物的狀態》、《咫尺天涯》(英文片名是《Faraway, So Close!》我超喜歡這名字)、《直到世界末日》與《里斯本的故事》。

因為想起溫德斯於是把架上的《一次》又找出來重看一次。溫德斯的文筆很好,詩一般的短句卻有十足的畫面與張力。記得第一次看這本書時一直不能十分體會溫德斯說的:「每張照片都是一張雙重影像:既有被拍照的對象,也有或多或少可以看見的照片〝後面〞的〝對象〞:在拍照瞬間的攝影師本人。」這幾年下來,有了幾次旅行的經驗,也多少拍了些照片,不知不覺間對於溫德斯的文字有了另一層體會。

 


 

溫德斯是個溫暖、安靜但好奇心強烈的人,這些特質從他的照片、電影裡就可看出端倪。他的照片不管是景物或人物總給人一種「接下來呢?」那種有故事性的感覺。而反觀我自己的照片就可以發現巫婆是個索然無味的傢伙-我覺得自己的照片只呈現了景物卻毫無感情-我果然極度缺乏好奇心。

記得看過的《溫德斯論電影》裡溫德斯寫道:「天使(《慾望之翼》的主角們)無法感覺恐懼、忌妒、羨慕或憎恨,這些感覺在規避著天使。天使具有一種純粹的意識,比人類的思想更完全,更善於洞悉人心,但也更貧乏。」某種程度上,我和溫德斯設定的天使有相似的特質,但設定出此種天使特質的溫德斯主要目的卻是讓天使成為人類-這是我和溫德斯的分歧點,永遠是旁觀者的天使才是我真心期望的角色。

溫德斯後來找了Bono配了Faraway, So Close!》、《百萬大飯店》與《直到世界末日》的soundtrack,Bono後來找了安藤忠雄幫他蓋房子,碰到這種時候我總忍不住想:地球真的是圓的

1999(這年看了《溫德斯論電影》2010,我不知道自己成長了多少,弄丟了多少感覺,或者多了多少感傷?是變得天使了一些,還是巫婆了一些?知道的是書依然得不斷的看,時間則不斷不斷流走啊!

在網路上找到了《stay》的MV,完全是Faraway, So Close!》的情節只是天使們由U2演出,想我當年就是看了這電影後一心想到柏林看天使跳下來的勝利女神,今年原本有機會實現我的德國夢,只是還是錯過了,只能期待來年了。

 

*STAY的MV網址 http://skygram.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08.html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宿鮫》有個最大不同設定-主角鮫島是個警察而非傳統的偵探,但他仍是個「冷酷硬漢」。通常西方的冷酷偵探都是有自己想法並頑固堅持的人,即使沒錢、即使挨揍、即使潦倒都不能動搖,要說這些傢伙是浪漫美學的實踐者也不為過。但這些人都是在體制外,所以他們可以譏諷不屑的批判執法體制。但鮫島警部不同,他是通過國家考試的菁英份子,在警察這樣封閉的體制內卻想以一人之力衝撞、改革整個他認為極腐敗極無能卻動搖不得的官僚體系。

這樣的設定乍看十分無趣與嚴肅,但《新宿鮫》系列畢竟是大澤在昌的代表系列作品(一九九四年《新宿鮫:無間人形》獲直木賞;二○○六年《狼花:新宿鮫IX》得到二十五屆的日本冒險小說協會日本軍大賞),大澤在昌以西方冷硬派設定,完美融合日本在地文化(日本特殊的警察文化)與在地風景(新宿特有的背景與氛圍)創造出一部節奏明快、緊張刺激、有血有肉、可讀性極高的冷硬派犯罪小說。

大澤在昌筆下東京的新宿是奇妙的城中之城,充滿壓抑、疏離、緊張、犯罪、黑道卻有無可言喻的黑暗魅力,也許只有這樣黑暗與光明能奇妙結合的城市才有鮫島警部的生存的空間與他願意守護的理由吧!

看完《新宿鮫》還蠻期待他的系列作品,也想去東京的新宿瞧瞧感受一下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我才會想到一九九九年的九月九日。不知道當年結了婚的愛侶現在有多少人依舊甜蜜如昔?如果我們能像不朽者有無數世的輪迴可以選擇,我們依然會堅持初衷?其實我是不相信的。這世上所有的愛情神話都是編造出來,因為絕對不會有,所以才永遠有人企盼與渴望。

但說到底,也許我們企盼渴望的不是愛情本身,而是那個有能力去企盼與渴望的「心」,因為那才是我們存在的證據,也是「愛是永恆,心是不朽」的最佳詮釋-無論我們肉體上能否跨越生與死的神秘界線成為不朽者,在精神上,每個認真活在當下的人都已經是「不朽者」了。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除了有弁財天外,蕪嶋神社另一個特色就是-這裡是海貓的繁殖保育地-海貓就是海鷗,因為叫聲像貓,所以日本人叫牠海貓。巫婆討厭動物,但我當時滿心以為我們拜訪時繁殖季已過,應該不會碰到海貓大隊,誰知道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從八戶到鮫站的鐵道線就叫海貓線喔

 

我們抵達鮫站的時候其實已經很晚了,我心裡也知道御守是買不到了,但是行程都排了,當然還是要來瞧祂一瞧,只是當我們的腳步沿著港口的彎道與神社猛然相見的那一剎那,我還是忍不住大叫:「我不要去了,回頭吧!」為什麼呢?因為我以為不會出現的海貓正無法無天、撲天蓋地的佔據著蕪嶋神社

 

 

這種情況比巫婆去東大寺時還慘烈吧!滿地的鹿糞我已經不能忍受,更何況這「滿天的海貓糞」!就在我一直唸著:「我是失心瘋了才說要來這裡。」的同時我們也抵達神社的階梯下,在這裡看著更覺可怕,因為實在太臭啦!還好櫻花珍有堅持,所以我們還是爬上了佈滿海貓糞與海貓的階梯。如果是跟我的英文老師來,我們大概會在看見海貓的那一刻一道回頭吧?因為我們兩個一樣討厭動物、對小孩沒輒。所以有時候旅行的同伴也不能質地太相近,這樣可能會錯過很多「意外的驚喜」。

 

‧到了神社已經被薰到昏頭了忘了去看繪馬--我的例行工作

這裡的海貓真得很誇張,連飛都懶得飛,當我走過這些懶惰鬼的身邊時,他們頂多懶洋洋的移個兩小步意思一下,所以整個蕪嶋神社基本上就是覆滿了海鷗以及牠們的排泄物。我們到的時候也有神社的工作人員以及其他遊客,另一批上班族可是準備充分,帶了傘來,興致勃勃的繞到神社後面看海、看海貓,還跟神社的人說:「すごいね!」不知道他說的厲害是誰厲害?海貓?神社?這裡的工作人員?還是跑來參觀的自己?

 

‧可憐的招財貓

我自己最佩服在這裡工作的人,這種差事給我再多錢我也不做,我是說真的,每天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我會得憂鬱症,跟海貓的關係可能就會變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更可憐的柏犬

蕪嶋神社還真的是すごいね!列入巫婆的東北怪異行程裡可說是當之無愧啦!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湖側流出的三途川亦稱正津川據說是佛教內生世與死後世界的分界川,而走過這座橋就表示離開了人間

 

這麼可怕的地方該不會只有巫婆和櫻花珍兩個傻傻外國人吧?非也!我們走一圈菩提寺大約一個小時,這之間我們大概跟三個日本旅行團相遇,還不包括散客呢!可見恐山的「人氣」可是十足滴!只是這天天氣十分十分晴朗,簡直是炎熱,走在沒有遮蔽的「地獄」真的很有FU

 






 

不過也許夏天是旱季的關係,我原本期待目睹的「血池」無影無蹤,只有白色石灰岩似的石堆與一個又一個不停轉動的艷麗風車-這樣奇異的組合只是增添恐山蒼涼與詭異的迷離氛圍,這裡真的不像「人間」啊!

 

 

在恩田陸的《球形季節》裡,為了祈求神隱的孩子們回來,谷津的媽媽們在河堤、道路邊堆起了小石塔。這樣的意象在閱讀的當時便十分強烈,所以在恐山看到地藏旁一堆堆石塔,心裡便浮起一層淡淡的哀傷,不管是哪個國度的人,對於離開的親人總是充滿不捨與想念吧?那艷麗的風車是不是想為在炙熱地獄裡的親人送上一絲涼風而虔誠放上的呢?

 

 

恐山一點也不恐怖,這裡充滿了對所愛的人的思念,所以在無數的地獄裡還有個極樂之濱宇曾利山湖撫慰著所有擔心逝去親人的生者-地獄的盡頭是極樂天堂,我願多年之後能與逝去的親人在此重聚。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