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往也有過寫媚兒詢問的紀錄,但有回信的比例並不高,但讓我訝異的是登米的回覆極快,雖是用日文回覆但清楚明確,不但告知閉館時間還建議該搭幾點的車班較適合。這讓我對登米有了好印象,不是因為他回覆得快而是因為他直接用日文回覆了。

 

 

也許是因為自己不管是英文或日文都是半調子吧,所以我總覺得英文不會用日文就好啦,像我們第一天在仙台要換JR PASS,都是因為櫃檯的兩個大男生擠不出英文又不肯說日文才搞得一頭霧水。不過這大概是我這樣的半調子才會有的任性與傲慢吧。

 


 

常有朋友說自助旅行是不是就是「深度之旅」?我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想起到登米的前兩天晚上,和櫻花珍兩人餓著肚子在仙台車站前的四個路口上上下下找著往登米的站牌就累,因為這是很花時間的,而且又不知道找不找得到!這樣的場景說是冒險嗎?也許,不過當這種「冒險」開始變成焦躁就不好玩了,所以自助旅行對我來說不是深度之旅,是修行之旅的原因在此。

 

 

等到真正抵達登米,發現這裡好迷你與安靜。一下車就看到物產中心,那是回覆媚兒給我的地方,我們進入裡面立刻到櫃檯買票並詢問森舞台的地點,招呼我們的是個年輕小女生,聲音可愛的像卡通人物,她雖立刻知道我們是外國人,但還是用日文加上地圖的指示,緩慢而清楚的告知我們如何前往森舞台,對我來說這是最棒的服務。

 


 

我很喜歡東北,因為這裡的人開朗而爽朗。離開森舞台慢慢散步回物產中心,剛好碰上小學校放學。這裡沒有家長騎著機車、開著汽車堵在校門口接小孩,所有的小朋友排好路隊自個兒走路回家。早上下了雨,好多小朋友穿著雨鞋,迎面走來還會元氣十足的跟巫婆說:「こんにちわ!」紅紅的臉頰、大方自然的態度讓我好喜歡!

 





 

途中經過的高中有著彷彿《情書》裡的停車場,走過的小學校古老的木頭校舍讓我想起《情書》裡的圖書館。回到物產中心,賣票給我們的小女生連忙偷偷跑到巫婆身邊問說:「有找到森舞台嗎?」看到巫婆笑著和她點頭才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


 

這樣和人們的短短接觸是跟團旅行體會不到的,仍然我會說我的自助旅行絕對不深度,但這樣旅行中小小的溫暖接觸卻是最讓我著迷的,也是最讓我驚喜的,雖然日常不過,但卻是我想持續這樣旅行的最大動力啊!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屏賓-一個我完‧完‧全‧全陌生的名字。

對我來說外國的月亮永遠比較圓(不是說外國的東西比較好而是對我來說比較有趣),我總是把這種偏執的想法歸咎到我的星盤:太陽、金星、水星與土星都在第九宮-又稱為遷移宮,顧名思義,此宮與長途旅行、國外事務有關。第九宮的核心意義在於高層次的探索與追尋,因此也代表宗教、哲學、理想、高等教育、法律等領域。

所以從小我對經典文學的定義是《基督山恩仇記》、《快樂王子》而非《紅樓夢》或者《三國演義》;現代文學我看的是賈西亞‧馬奎斯、卡爾維諾、米蘭昆德拉而非沈從文、魯迅;電影想得起《一曲相思情未了》、《妙麗的春宵》、《悄悄告訴他》,反正不會是《戲夢人生》、《戀戀風塵》或者《心動》。

 

這樣對國片全然空白的人來看《乘著光影旅行》的故事這本書會不會太勉強?我想不會,因為這本書的主角雖然是我不認識的攝影師,從事的工作是我陌生的電影工業,仍然不管是作者或主角那種對於工作的執著、對生命的豁達、對生活的投入依舊深深感動了我。


 

整本書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關於李屏賓的工作態度,他不預設立場,努力達成目標。我覺得那是一個對自己與他人都有充分了解,有深厚底子與自信的人才能做到的事。

巫婆工作的場所最近來了新同事,他總是要求別人照他的「吩咐」做事,而且還會說:「這是為了讓你們工作能簡化,才希望如此進行。」我一向不愛和人計較這些,只是日子一久我總感覺啼笑皆非。他的替你設想其實是方便他自己;要求他人照他步驟做事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能力不足(我覺得能從別人不同的做事流程裡找出問題所在才是有本事);說話總是頭頭是道、光彩漂亮,實際上卻是自信不足的反射。

老實說在我們公司的環境裡這樣的人才是紅牌,老早也見怪不怪了,我總戲稱此乃「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只是偶爾還是會感嘆:安安靜靜累積自己實力、安頓自我生活的人真的永遠低人一等嗎?

然後在這個時刻我遇見了這本書,知道其實很多人都是認真的在自己的工作上努力著,並且真誠的喜愛與珍惜自己的工作,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好久沒看完這麼一本能「胸解鬱」的好書了。

 

 

(以上海報來源:開眼電影乘著光影旅行)

 

後記:認真看完書才知道李屏賓是個大師級的攝影師。他的作品有《策馬入林》、《童年往事》、《戀戀風塵》、《魯冰花》、《仙樂飄飄》、《心動》、《花樣年華》、《咖啡時光》、《太陽照常升起》、《空氣人形》、《挪威的森林》……。這位攝影師很願意挑戰自己,但不會突顯自己的風格,我覺得真是很了不起的人哪!

剛看完《謎樣的雙眼》,對於影片裡那種空氣光線的金黃色調十分喜愛,我想攝影師是影片的雙眼,雖然對於專業的部分我完全不懂,看完書的現在,倒很想看看這部紀錄片,還有大師的《空氣人形》、《挪威的森林》兩部作品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月初出發到東北前剛好瀏覽了隈研吾的另一本書《負建築》,我沒仔細讀完,但對這位建築師十分好奇,尤其他1995年的作品「水/ガラス(ゲストハウス)」真是超級吸引我,不過那座建築物在靜岡所以只能捨棄,因此我提出想看「森舞台」的願望,因為這件作品在登米,離仙台不算太遠。

 

 

雖說不遠卻也要來回三小時車程外加2000¥的車資,還好櫻花珍毫不遲疑的答應了,只說了:「自己找路。」這大約是我們的慣例,若是自己想去的地方就把資訊備齊(因為通常巫婆想去的地方旅遊書上的資訊是很少的),才方便排出最佳旅行動線。

 

 

花了大半天時間去看一棟能劇的舞台有什麼樂趣?我說不出來。但很高興自己有了這趟行程,因為如此才會在閱讀《自然的建築》時,更能體會隈研吾想表達的想法。

 

 

 

 

登米是個小地方,但這裡似乎有著深遠的能劇傳統。連展示室裡的婆婆都可以和我說上一大篇的能劇,而且是薪能劇。森舞台的所在位置稱為登米町伝統伝承館,基地的一樓是間展示室,走上樓梯才能看到這個得到1997年日本建築学会賞受賞的小巧作品。

 

 

其實舞台本身並不特別,或者該說這樣的不特別才是他特別的地方。記得我第一眼看到這個作品時感受到的是疑惑,因為那建築的色澤、式樣讓我感覺它彷彿已經在這裡幾百年了,它不該是1996年才建成的啊。

 

 

隈研吾是個很厲害的作者,不像西澤立衛或妹島和世極少有自己的著作,隈研吾是個理論清晰、文筆極優的建築師,透過書寫我可以對於他的建築有更多的理解,但親自到作品的所在地拜訪則是讓理解立體了起來,建築果然要連結場所才能感受其獨一無二的幸福感哪。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到靜岡瞧瞧「水/ガラス(ゲストハウス)」!

 

 

 

PS:個人覺得《自然的建築》序章的部分實在太棒了,讓我對於建築的理解又多了一個面向,不過關於混凝土變身的部分實在叫我印象太深刻,連在看巫婆英文老師借我的DVD《謎樣的雙眼》都可以想到這本書,因為當我看著電影裡雄偉的建築時都忍不住想:「嗯…這應該只是貼了大理石片而已?不可能整棟都是大理石蓋的吧?」

森舞台網址http://uratti.web.fc2.com/architecture/kuma/moributai.html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些模糊又刻板的印象,我原本預期看到的會是杜斯妥也夫斯基式的作品,沒想到完全不同,雖說是不一樣,但在閱讀過程中可以很鮮明的感受到這是俄國作家的作品,因為契訶夫是位堅持現實主義傳統的作家,注重描寫俄國人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藉此忠實反映出當時俄國社會現況。


 

契訶夫生於一八六○年,卒於一九○四年,只在這世上停留了四十四個年頭。在世紀交替的時代總是充滿著樂觀的想像,與對新世紀、新生活的莫名渴望。契訶夫生活在仍有貴族但已解放農奴的新時代,但由書中的故事看來,顯然契訶夫認為那樣的改變是不夠的,聰明的俄國人應該可以做的更好。

《帶小狗的女士》總共收錄「帶小狗的女士」,以及「燈火」、「小玩笑」、「某某小姐的故事」、「薇若琪卡」、「阿麗阿德娜」、「未婚妻」等七則短篇故事。每一則都是愛情故事。巫婆早說過自己對愛情故事解讀能力極低、感受方向絕對扭曲,所以我就不談愛情啦,不管是外遇、一夜情、單戀、逃婚,我都覺得人就是愛自找麻煩的傢伙,無論古今中外皆然,所以沒興趣延伸。

我想看完這七則故事讓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契訶夫穿插在故事裡,讓我感覺是作者個人思想的某些段落。

《薇若琪卡》講述一個城市青年到鄉村工作,碰上一位鄉下的女孩的熱烈告白。裡面有一段敘述:「人生中有那麼多機會遇上好人,遺憾的是,相遇之後除了回憶就沒別的留下來。這就像天邊隱約乍現一群野鶴,微風捎來牠們那悲喜交織的叫喊聲,而下一分鐘,不管多麼用力遠眺遠方藍天,都沒法看見任何一個小黑點,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人們似乎也是如此,他們的樣貌和話語在生活中忽倏而過,便沉落在我們的過往中,除了無用的回憶痕跡外,什麼也沒留下。」

我是個對過去很少記憶的人,但始終記得小時候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原住民小女生。那是到外公家玩的時候碰到的,已經忘了我們為什麼一起度過那個下午,只記得要回家的時候,那個有著大眼睛的女孩子跟我說:「要想我喔,因為你想到我的時候,我也一定是在想你的。」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對這樣的話語沒有什麼感覺,現在想來卻覺得好寂寞啊,跟我說這句話的小女孩是不是在分別後曾經想起過我呢?類似的話也曾經有個男孩跟我說過,我天真以為自己不會忘記他,但現在幾乎連「無用的回憶痕跡」也快留不住了呢!

契訶夫的故事裡其實著某種淡淡的無聊,關於生活或生命的部分,有點像卡謬的《異鄉人》,但又不是那麼虛無;有些淡淡的嘲諷,關於愛情或婚姻的部分,但也不是那麼顛覆。在《某某小姐的故事》裡有一段直到今日依然十分適用的描述:「然而現代戀愛裡的男主角,就我了解他們的程度,他們通常太膽小、不積極、懶惰又多疑,他們太輕易像這種想法妥協--認為自己是失敗者或被生活所矇騙;他們不去奮鬥,光只批評這個社會庸俗,卻忘記他們的批評本身也漸漸成了庸俗。」

多麼精采的一段話,難怪經過一百五十年的現在我們依然要讀契訶夫!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