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回請我吃海膽的是大間崎的歐吉桑漁師。話說大間崎是巫婆早早預約的行程,這裡其實是個鳥不生蛋的小漁村(我自己覺得啦),但因為我這個電視兒童迷上《靠黑鮪魚賺大錢》這個節目,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地方可以讓這個節目一拍就是七、八年,「一本釣」又辛苦又危險,冬天的津輕海峽看起來冷的要命,到底是什麼樣的致命吸引力讓大家都想「靠黑鮪魚賺大錢」?所以百聞不如一見,有機會我當然想去瞧瞧啦!

 

 

不過要到大間崎其實不容易,因為它在陸奧灣頂上的角角上,我們得先從青森搭火車到野邊地轉大湊線在下北站下車,這樣得花一個半小時,然後再從下北站搭巴士到大間崎,也要一個半小時,而且這都沒有加上等車的時間!所以是超級累人的行程,偏偏我們兩個一早五點起床趕車,睡眼惺忪的坐過站,因此當時決定先到恐山,等到從恐山回到下北站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半,這種尷尬的時間很難決定該何去何從。

 

 

還好車站旁就有觀光案內所,這裡的小姐十分親切,我們詢問了巴士的班次,確定五點半還有最後一班車可回來,所以原本沒機會到達的大間崎之行又復活了!不過這趟行程所費不貲,一路上看著票價不斷往上飆升心情和去年的熊野古道之旅一樣-七上八下,畢竟這只是第二天的行程啊。從下北站到大間崎單程巴士票價是1930¥,加上到恐山的巴士,我們這一天的車資就是5360¥,這還不算JR Pass的錢呢!

   


 

我們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子,心裡有些疑惑,因為這巴士司機沒有按照站名廣播,所以當我看到疑似大間崎的地方時已來不及按下車鈴,只好衝到司機旁比手畫腳的要求下車,司機還好沒有兇我們,無奈的讓我們下車。在東北搭巴士的機會相對多些,我發現不管如何一定要按下車鈴,不然司機先生會很兇,我想可能是公車上有某些裝置是設定好的,如果不按照規定也許司機先生會被記過吧?

 


 

「一下公車就可看到大間崎的地標,還有『本州最北端』的地標。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是櫻花珍寫的,也是最真實的,這裡真的是個小漁村,除了海鷗、燈塔、海風就什麼也沒了,不過巫婆可是在這裡第一次吃到海膽呢,想來也值得,因為海膽定食好像就要2500¥,而我可是免費享用,過程如何請待下篇分曉。

 



㊣哀愁的預感--恐山之行 上

㊣哀愁的預感--恐山之行 下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事的反應是:「『木造』的車站喔?那很古老囉?很有名嗎?」

「嗯……應該不會啦,好像是新的。只是有個土偶……」

「土偶?什麼是土偶?」

「就是很像外星人的那個啊!」

接下來一連串解釋伴隨而來的必定是沉默或疑惑。大概心裡的OS是:「到底是怎麼找出神奇的地方咧?」唉,這都該感謝櫻花珍提供的《宗像教授異考錄》吧!雖然櫻花珍說為了去木造車站這個很不順路的地點,我們得早起餓著肚子趕車,讓她覺得很不好意思。巫婆自己是沒什麼感覺啦,反正我從頭到尾沒搞清楚路線圖。況且我也很想親眼瞧瞧那巨大的遮光罩土偶啊!

 

 

遮光罩土偶是什麼樣畫時代的考古發現?對日本歷史有什麼改變?對土偶出出的木造帶來的什麼?老實說我不記得也不清楚!我所有的記憶是《宗像教授異考錄》裡認為這土偶乃是恐山巫女的形象的故事。所以當櫻花珍說一定要到這裡拍照時,我可是完全同意的喲。

㊣水溝蓋當然是遮光罩土偶

‧告示板也是遮光罩土偶


‧連銀行的鐵門上也有土偶的芳蹤

 

 

原本的目的只是要拍車站的外觀,但是下班回頭車得等一個小時,於是和櫻花珍拿了車站裡置放的地圖,打算來個小小的未知冒險。這是個非常落寞的安靜小鎮,街上幾乎看不到人影。沿著主要大道走(我們兩個超級大路癡還是怕迷路趕不上回頭車),兩旁盡是頹圮廢棄的舊屋,總覺得空氣裡瀰漫的是一層淡淡的哀傷。

 


 

我的英文老師沒話找話時總是愛問我:「下次要去日本的哪裡?」巫婆的答案forever只有兩個地方:鄉下和海邊!雖說是鄉下,各地的氣氛可是大不同。四國的鄉下純樸輕鬆;京都的鄉下高傲清冷;紀州的鄉下則多了分高貴莊嚴;東北的鄉下呢?我總覺得有種淡淡的悲傷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太宰治、宮澤賢治、伊坂幸太郎這些作家影響,還是太陽照射的角度不同?總覺得東北很美,有藍藍的海、綠綠的蘋果樹,但就是悲傷啊!

 

 

木造的小小街道旁有許多氣派的舊洋樓,幾家陳舊的吳服店、釀酒場,看得出來也曾經有過風光繁榮的過往,只是幸運之神離開了這個地方,所以那淡淡的、無言的、屬於沒落城鎮的特有空氣逐漸佔據了這裡。

 


 

老實說我很喜歡這個謎樣的小鎮,可惜沒有太多時間停留,偶而會想起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拜訪一次,不知道那時候身邊是誰相伴,能不能和我一樣聞到空氣裡的寂寞味道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很喜歡神話,即使是不同的文化系統裡神話依舊會有許多相同的成分,讓人覺得這真是的奇妙的世界。而大塊的這個書系又十分特別,這個書系的所有故事都是新的,當然骨幹是舊有的,但是當新的作家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述說的時候,所有的故事又成了新的,這也是神話迷人之處,因為神話是我們人類最初也是最真的情感投射。

《女神記》是桐野夏生重述《古事記》的作品。雖然我沒讀過《古事記》,但好歹《宗像教授異考錄》也看了十數本了吧,對《女神記》裡伊邪那美與伊邪那歧的故事並不陌生,不過透過桐野夏生的眼睛,我對這個故事有了更多的想法。

《古事記》說的是日本誕生的神話故事。《女神記》雖是依據這個骨架發展的故事,很多細膩的描寫與故事轉折卻給了我更多的思考空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女作家的關係,總覺得許多觀點與《宗像教授》系列裡曾出現的視野與解讀是不一樣的。

《女神記》說的是愛情。我總覺得愛情是極其麻煩的東西。不過與其說是愛情麻煩,到不如說是人類麻煩吧!怕寂寞的人總需要愛情的滋潤,談了戀愛,如果時機成熟那就步入婚姻,接著愛情成了責任與義務;如果時機不對,可能得一個戀愛談過一個戀愛…無數個愛情故事可能不是那麼美麗,總之花心一輩子的結局可能是孤單老人一隻。這說的都是自己的選擇,如果所有的相遇相知乃至於生離死別都是被安排好的,那麼我們該如何看待自身的遭遇?愛情的價值?

在《古事記》裡伊邪那美與伊邪那歧是生下日本國土的神明;在《女神記》裡伊邪那美與伊邪那歧是高天原神明創造出來的亞當與夏娃。他們的相遇相知只是為了創造生命。既有生自然有死,所以原本是不死的神明伊邪那美依然要遵照高天原神明的規則落入黃泉之國,以死亡統治死亡;既有死自然有生,失去妻子的伊邪那歧則得以不死之身每天在各地找尋美女製造生命。

以前看《宗像教授》系列時總覺得伊邪那美只為了伊邪那歧違反誓言看了她骷髏般可怕模樣就要追殺他未免太小心眼,而伊邪那歧只不過看了妻子的骷髏就怕的魂飛魄散未免太膽小。但這兩者的行為在《女神記》有更多的轉折。

伊邪那美因為老公違反誓言以致無法帶她回地面而說出了:「我每天將殺一千人來報復。」的詛咒。我原本認為小心眼,但桐野夏生的解讀更深刻,《女神記》裡的伊邪那美之所以怨恨如此之深,不單是因為老公把她丟在黃泉之國,而更是因為離開的伊邪那歧只靠自己的力量就生出了美麗的太陽與月亮,從此把伊邪那美遺忘了,遺忘了他們曾經一起努力生下日本國土和許多自然界神祇的日子,這種遺忘才是對愛情徹底的背叛,所以伊邪那美的怨恨才如此深刻無法消除。

伊邪那歧的膽小來自於他對死亡的恐懼(男人真的都很脆弱),因為妻子的惡毒誓言:「我每天將殺一千人來報復。」所以伊邪那歧得很辛苦的每天四處找美女製造生命,生出一千五百人來對抗伊邪那美。我以前一直認為這是因為《古事記》的作者是男的,所以給了男人花心的最好藉口。但是《女神記》裡伊邪那歧的死亡恐懼如此根深蒂固,讓我看到的了無盡的悲傷因為生活裡只有恐懼的人是無法享受生命的喜悅,這對於伊邪那歧這位光明之神可說是最大的諷刺了。

這是本層次很豐富的小說,除了伊邪那美與伊邪那歧外還有成為對照組的波間與加美空這對巫女姊妹,是很值得一讀的。

看完《女神記》,我又得回頭看李維史陀的《神話與意義》和羅蘭巴特的《神話學》了,神話真得很有趣呢!

 

MYTH系列的另一本《獅子蜜》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會一路昏昏沉沉的閱讀應該是因為我和天主教不熟悉的關係-開始時是這麼想的。巫婆自認並不排斥天主教,畢竟我在教會上英文課,同學裡也有教徒,而且之前去義大利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很好的阿姨,當阿姨在聖彼得大教堂因為時間的關係無法在教堂裡參加彌撒時留下的眼淚是極讓我感動的,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神」讓阿姨如此全心寄託信任,看遠藤周作的《深河》時也是很感動的……

但是《現代驅魔師》的閱讀過程卻一直讓我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幾度想放棄,但小異實在很大器,直接就寄了書過來,我怎麼可以不看完呢!然後突然發生一件是讓我有了點領悟的事件,那是在英文課,我們討論了同志婚姻是否應該開放的問題。同學裡反對者都是教徒,理由是:「This is not God’ s plan。」老實說我對這樣的說法很反感,為什麼我們要照著上帝的計劃生活?而且同學還加一句:「雖然他們 break the rule,上帝還是愛他們。」當下我終於領悟為什麼關於《現代驅魔師》之於我的格格不入在於我討厭人是該被「牧養」的這回事。


 

《現代驅魔師》為了解釋魔鬼為何存在花很大的篇幅,因為如果上帝是全知全能,為什麼會出現魔鬼?這裡所說的魔鬼並不是我們所說「卡到陰」的鬼,而是一種靈,比人類位階更高,更接近上帝的靈,他們是不被牧養的天使,God’ s plan裡的叛徒。惡魔為什麼要來招惹人類?因為要挑釁上帝。人類為什麼會被惡魔附身?因為上帝要試煉人類。

通過試煉的人類就可以像天使一樣到上帝的國度。這讓我想到王爾德的《快樂王子》,最後快樂王子的鉛心與燕子的屍體被帶到天上,放在上帝的花園裡榮耀上帝。

上帝對他的一位天使說:「把城市裡最珍貴的兩件東西給我拿來。」於是天使就把鉛心和死鳥給上帝帶了回來。
「你的選擇對極了,」上帝說:「因為在我這天堂的花園裡,小鳥可以永遠地放聲歌唱,而在我那黃金的城堡中,快樂王子可以盡情地讚美我。」--這是快樂王子的結尾,也是我很多年來一直不能理解的部分。看了《現代驅魔師》後好像有一點點理解王爾德的嘲弄意味,一身反骨的王爾德想必也不喜歡被「牧養」吧?

   


 

我自己覺得在上帝與惡魔的競爭中,人類只是無辜被擺佈的棋子,但是就如書裡所說「靈是純粹的,無關乎善與惡」,我覺得人類也是,沒有預先被計劃的方向,不管得到救贖或毀滅都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那麼關於驅魔呢?老實說即使不相信上帝的話,我也是相信有魔鬼的。「魔由心生」,更何況世上的事我們到底能理解多少?或者該說我是相信上帝也相信魔鬼的,因為那都是由我們的心裡長出來的,也許我的解讀還不夠周全,因為我的了解還不夠深入。誰知道呢?也許這是上帝給我的試煉的開端,能不能堅持下去直到得到「真理」,那可能就要看我是和上帝還是魔鬼有緣囉!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乙一想起伊坂幸太郎;從《GOTH斷掌事件》連接到《奧杜邦的祈禱》,終點是什麼呢?答案是仙台-伊坂幸太郎居住的城市,《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的發生地點。重點是什麼呢?牛舌-仙台的特產,《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不斷出現的主角,伊坂幸太郎式的悲哀。很書呆子法的邏輯,沒辦法,我一直是個書‧呆‧子,而《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書裡的悲哀真的得到仙台才能體會!

計劃東北行時,早就決定要在仙台多住幾天。除了我們是由仙台機場進出外,還有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和櫻花珍都看了伊坂幸太郎的作品。伊坂作品裡的舞台幾乎都是仙台,他住在這裡,也是東北大學畢業的。尤其看過他的專訪,他曾說仙台的書店裡都有他的書架(不只是他的作品,而是他喜歡的作家也擺一起喔!),這讓旅行時絕對要逛書店洞窟二人組怎麼不心動!

 


 

不只是書店還有牛舌,在《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裡,讀來連牛舌都是悲哀的。不過對巫婆來說東北可真是好地方,我不但吃到了海膽、生馬肉,還有現在想起來肚子都好餓的「牛舌」。

在仙台好像到處都可看到牛舌的招牌,連吊飾都是一大堆牛舌很好笑。我是很疑惑怎麼每天都可以有那麼多牛舌可以賣啦,不過那可不影響我的食慾。我們去的是利久-名店喔!在仙台車站附近的大樓裡,原本我們應該是不會到那麼奇怪的地方覓食的,不過為了牛舌可要豁出去。

 

 

利久的生意真得很好,不過不知為何沒有外國人,我們兩個看著菜單上的圖片胡亂點一通。老闆模樣的歐吉桑很好玩,因為我點了山藥泥的麥飯,所以他還特地跑來跟我說怎麼吃。果然是大器的東北人,用的是日文,其實加上動作也不難理解。

旅行回來也三個月了,照片也沒選,部落格也沒寫幾篇。沒辦法,回來後公司鳥事一堆……,不過看到心愛的牛舌照,讓巫婆想起這回旅行可不同以往,吃了許多好料,也真的有到旅遊書上介紹的名店吃他一頓說,嗯,我會振作點把這些都好好介紹一番……

 




‧不知為何只照了一張照片

閱讀乙一夏天、煙火、我的屍體

閱讀伊坂終末的愚者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