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對於國中時在公佈欄看到學長因為在安平古堡「控窯」而被記過的事,依然印象深刻,因為那是每年夏天巫婆和同學的「課餘休閒生活」,忽然之間成了「破壞古蹟」這等重大的惡行,感覺很「嚇客」;接著安平古堡築起高高的圍牆,再也不能隨意進出爬樹抓蟬,而海邊也因為開放越來越髒亂,不復見寄居蟹的蹤跡,巫婆的童年就此宣告結束。

台南市的鳳凰樹多是日據時日本人種植的,夏天時滿城鳳凰花盛開都曾經是台南人的共同記憶。鳳凰花也是台南市的市花,但不知為何過去的十多年鳳凰樹一直在消失中。最誇張的是巫婆曾聽朋友說,當初台灣文學館整修完成準備正式開館前,當時的副市長還想把文學館外兩株兩層樓高的美麗鳳凰樹砍掉,理由是那兩顆樹長的太大了,會擋住文學館的門面,這樣花了超多錢整修好的文學館會看不見……還好這樣白痴的意見沒被執行,不然台南市還有什麼資格稱作「鳳凰城」!到現在那兩株鳳凰樹還是巫婆見過最美麗的鳳凰樹之一。

還好幾年前市政府又重新種植新的鳳凰樹了,再見到鳳凰花盛開,巫婆很感動,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台南又可以在夏天變身成為一座美麗的鳳凰花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巫婆姊姊 的頭像
巫婆姊姊

討厭人的巫婆討人厭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