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在Gift Shop閑晃的時候,不知不覺見學的時間到了。一開始穿著制服的導覽小姐非常認真的用很快速的日文滔滔不絕的說明著見學該注意的事項,只是我們這群雜牌軍可能是有聽沒有懂的多,因為包括我們在內應該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是外國人(有歐美人士and中國人士)。隨後我們就跟著可愛的導覽小姐穿過中堂直接進入工廠內部。

 

三得利的威士忌是單一麥芽威士忌,靠蒸餾的方式不同會有不同的風味-這是我殘存的記憶,不知道對不對。我挺佩服的是這間山崎廠是實際在運作的工廠,我們參觀的路線經過設計並不會影響場內的工作,卻又可以實際感受工作現場的氣氛,並且整個流程的時間控制非常精準,也不至於一下子一大堆人Gift Shop購物,總之我覺得很好玩也很有趣。

 

不過最有趣的應該是又有個歐吉桑對我投以關愛的眼神啦。我們一開始進入蒸餾室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很像留聲機喇叭的大型蒸餾器,我並沒有認真聽我的中文導覽器說明,而是想聽聽導覽小姐的解說,不過她說的挺快的,所以我半途就放棄了,於是開始東瞧瞧西看看,卻忽然發現壓隊的警衛歐吉桑在跟我比手勢,他比了3,我想了一下:「啊!是語音導覽的數字。」於是點頭跟他說謝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有回應歐吉桑的緣故,不久他又對我招招手到旁邊去,原來是要我往下看,我這才發現那些蒸餾器很高,起碼兩層樓。想來工廠實在就是個「異世界」,複雜的管線、巨大的儀器…,我想那些當初建造工廠的人、設計儀器的人與製造工具的人一定都很驕傲這些東西可以生產出品質很好、甚至有得獎的威士忌吧?至少這位警衛歐吉桑給我的感覺是他很驕傲的想讓我發出「哇!」的驚嘆聲,因為他很以自己的公司自豪。


 

 

大概是我的表現太讓歐吉桑滿意,自此之後每一站歐吉桑都很關心我有沒有按對語音導覽的號碼之類的,本來我想maybe他對每位訪客都很熱心,但直到我們參觀完畢走出工廠前往試喝處時,我才發現歐吉桑真的是只對我很好耶。因為往試喝處會經過一座神社,我覺得在工廠裡有神社實在太神奇了,所以就停下來拍照。此時歐吉桑立刻走到我身邊跟我說這個「鳥居桑」有被設計在酒瓶裡,因為我的票收在櫻花珍那裡,他還跟旁邊的中國人士(三位長腿妹妹)借DM秀給我看。以前看電視介紹說關西人會把神明或物品擬人化,所以有「鳥居桑」這樣的名詞,聽著警衛歐吉桑這樣介紹真的很有趣,無奈櫻花珍完全無視我留在後面聽歐吉桑說著鳥居桑酒瓶的事,已經走遠了,我只好趕快跟歐吉桑說謝謝,把他丟給那三位中國人士,趕快跟上櫻花珍。可是歐吉桑居然還從後面趕上來問我從哪裡來的!我跟他說是台灣,他就很高興的說:「台灣啊。」才跟我們說再見。

所以結論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日本的歐吉桑就是覺得巫婆很可愛,從何必館裡一直想介紹北大路魯山人讓我認識的歐吉桑,到大山崎山莊美術館裡和我從相機聊到高爾夫的歐吉桑,還有在優加雅咖啡前直接掠過櫻花珍和小仙蒂硬是要和我聊天的京都伯伯,還有在東北跟我說「愛」的爺爺們,在毛巾博物館跟我細數來過台灣多少城市的爺爺……,我想在這方面我應該也有替台灣爭光吧?至少我有打敗來自中國的三位長腿妹妹喔!

 

 

見學的最後一關是「試飲」。我們喝的是山崎威士忌和白州威士忌,其實還有說是幾年幾年的啦,因為我完全不記得所以只好在這裡呼弄過去。不同酒廠的威士忌因為水質不同喝起來口感也很不同,感覺很神奇。桌上擺的餅乾和巧克力是配酒的,我以前和櫻花珍說過喝酒要配巧克力,他總是投以莫名奇妙的眼神,這回連三得利都是以巧克力配酒,櫻花珍就不得不信啦。一開始我還挺興奮的,不過想想這不就擺明了我根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酒鬼了嗎?所以這話題就此略過吧。不過這裡的巧克力深受好評,連不吃不包餡的巧克力的同事都說好好吃,要我下回有機會幫她買!只是下回再到這裡的機會渺茫,如果有去白州蒸餾所我鐵定會多帶兩盒。

 

 

最後的Ending就是在Gift Shop大開殺戒,買了胸針當禮物,還有村上春樹的《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日文版,橡木桶的木頭作的原子筆,一大堆零食和酒(怎麼可以不買!),我有買到鳥居桑的酒瓶,只是還沒喝,哪天真該開來喝喝看囉!總之,正如海報所寫,這是場愉快的見學旅行呢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