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珍佩服我的「安藤搜索細胞」每次都會給他驚喜。2011年的行程裡除了姬路文學館,我還很神奇的給他生出一個「西田幾多郎紀念館」。而關於西田幾多郎,我唯一知道的是他是在京都哲學之道散步的那個傢伙,但因為這紀念館是安藤歐吉桑的作品,有此機會即使行程很趕,巫婆說什麼也要去,如此這般我們就有了宇野氣的西田幾多郎紀念館之行。


出發前我已經在網路上找到地圖,所以當我們下車時,說實話我可是覺得「小菜一碟」,應該可以馬上找到紀念館的所在。前一天晚上金澤的氣溫很低,宇野氣在七尾線上,更往北且接近日本海,所以我們一出車站立刻看到滿地的霜很是興奮。一路嘰嘰喳喳的拍著照,但走了一段卻覺得不太對勁,果然路痴拿了地圖還是路痴,沒有辦法只好問路旁便利商店的店員。鄉下地方的店員很親切,還特地出門來跟我指示方向,只是我實在有聽沒有懂,感覺超複雜,於是心存僥倖想說想走一段再說。

 

大致上日本的路標指示都很清楚詳細,可是不知道WHY幾乎安藤歐吉桑的建築都不在此範圍內,例如「司馬遼太郎紀念館」、「木之殿堂」、「西条市光明寺」巫婆都是大迷路才找到的。可惜當時沒想到,果不其然走了一段都沒看到路標,只好趕緊問經過身邊的一對夫妻(因為走進安靜的住宅區,一直沒看到路人),沒想到 那位 太太看著我手裡的筆記地圖,很自然的說:「我們要出門,載你們去好嗎?」原本以為他們是順道,但一直到了紀念館我才發現這對夫妻是專程載我們上去的,因為紀念館的位置在小山上,往上就沒路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的關係,原本看來就很「冷」的清水模在這裡感覺更「冷冽蕭瑟」真的很有哲學FU,我們在安靜的館裡參觀,這裡的設計展示很用心,我卻心不在焉,因為腦袋裡還在想:「等會怎麼回車站?」

終於到了該下山的時刻,走到山下的大馬路上立刻遇到難題:「向左還是朝右?」因為沒有很多時間可浪費了,我們立刻問了第一個碰到的人-在路邊休息的歐吉桑,他身後是間工廠模樣的房子。歐吉桑說:「不可以往左啦,再過去就是海了喲!往右走到地下道再往前……」又是一知半解,因為巫婆還搞不清楚方位,還好歐吉桑找了紙畫了草圖,姑且試試吧,真趕不上電車也沒辦法嘛,旅行總有意料之外的時刻。

 




一路走的很心虛(不知不覺又走進巷子),終於看到鐵軌時,和櫻花珍忍不住歡呼起來-終於和我的筆記地圖
match了!確定方向沒錯我和櫻花珍加快腳步,沒想到走出巷子轉到大路上時居然發現剛剛的歐吉桑開著貨車停在路邊,他看到我們認出他,立刻以手勢告訴我們往前直走,還探出頭來說:「快到囉!」巫婆這才發現歐吉桑應該是從後面超越我們才等在路邊的,大概是怕我們迷路一路在後面跟著吧!

 

也許真是因為我會說一點日文才有這樣的好運氣吧,不過我也深信菩薩一路都有保佑我們。這些都是旅行的甜美回憶,也是想再次出發的動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巫婆姊姊 的頭像
巫婆姊姊

討厭人的巫婆討人厭

巫婆姊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